亿软小说 > 都市小说 > 腾飞吧店口 >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一拖一
    韩三江觉得江西上饶玉山县的人不错,就跟他们说,只要有亲戚朋友的,他们可以一个带一个来店口做事。玉山县的人听了很高兴,于是通过写信和打电话的方式,叫家里的亲人和朋友来店口打工。

    只短短的两个多月时间,从一千多人的队伍,发展成了三千多人的队伍,逐渐壮大起来了,在店口,玉山人成了香饽饽,比起虎娃帮来还要吃香。照这样不断的发展下去,玉山人将成为店口的主力军。

    两帮人马出现在店口,安徽甘棠镇的人觉得这江西人太多了,于是也不甘落后,通过亲戚朋友把自己的人介绍来店口打工,这样一来店口就不愁找不到工人了,这满大街上都有出来找工作的了,街上到处走着人,挨家挨户的问:“老板,请问一下,要宁做生活吗?”

    老板们就问:“我们这暂时不需要宁,你们去别处找找吧?”

    这些人走街串巷的,大都是没有亲戚朋友介绍来的,来了也是找不到工作,因为店口的老板不会把自己的产品,交到一个不认识的人手里去做,这样万一做坏了,拍拍屁股走人了,这损失找谁要呀?这样一来那些走街串巷的人,找不到工作,店口人将他们拒之门外,他们人在他乡,也毫无办法,找了大半个月也找到工作,只好咬着牙走了,去了别的地方,有的去了永康,有的去了诸暨,有的去了余姚、有的去了慈溪、有的去了宁波、还有的去了海宁,实在是找不到工作的,就回家了。

    这些人一走,街道上安静了,可是需要招工的用人单位再也招不到人了,反而成了打自己的脸了。大量的人在店口找工作,偏偏没有一个老板愿意敞开心扉来接纳他们,让他们痛苦的离开了,再想让那些人回来,简直比登天还难。

    一拖一虽然解决了燃眉之急,却解决不了长期发展的需要,虽然厂里有人带着,不会让厂里出现太大的经济损失,这样杜绝了意外损失,同时还不担心招进来的人不听话,有亲戚在,你还想干什么啊,出了什么事找亲戚解决,绝对不会找到你本人说你的不是!

    然而一拖一的方法只能用于慢速发现,却满足不了大力发展的步伐,店口本身就是与速度赛跑的一个五金之乡,结果速度太快,人员发展速度却滞后了一大截,即使你要全速发展,但你要招工人做事对吧?工人呢?不见了,大街小巷的走着,却没有人睬他们,如今人走了,你们却需要人了,这不是互相矛盾吗?

    店口招工再次成了一个难题,摆在面前的是,盾安不断扩张,还有伟峰、万安、大江、三民、宣群、小童、大民、凯文、传芳、伟民、继光、三栋、远方、永丰、柯安、远宏、友顺、金发、思明、大佑、长工、广生、德民等等,三十多家大企业要等着招工,每家平均招一百人,都需要三千人,这三千人从什么地方来呀?

    以前满大街的是人,现在满大街连狗都看不见一条了,这该如何是好,大家找到镇政府,要求韩三江给大家想想办法,然而,什么办法也比不上自己的失之交臂来得痛苦。

    韩三江看着这些领导人,曾经是自己的同事,又曾经是自己的学生,亦师亦友的人,就笑吟吟的说:“大家今天怎么想到来找我了?以前满街是人的时候,你们干什么去了?人家前脚一走,你后脚要招人了,这不是很矛盾吗?”

    韩大江就说:“我不矛盾,真找不到人,大不了我从外地搞建筑的农民工哪里招人过来,自己培训一段时间,就能解决燃眉之急!”

    其他人顿时沉默不语,韩三江就问:“你们呢?有什么要说的?”

    楚凯文忍不住了,就开始发言道:“我觉得,以前一个带一个速度太慢,跟不上我们发展的步伐,不如我们一拖三,这样也许能救急,你们说呢?”

    安思明就说:“凯凯师傅,你以为打扑克一带三,把他打出去,可是我们这是做事,做事知道吗?一个带三个,连那一个都废了,你想想一个人管三个,还要装刀磨刀,还有时间管自己做事吗?跟小厂里一样,一个师傅带几个徒弟,那是做要求不高的加工产品,而不是要求高的产品,我们的产品,连螺纹都要螺纹规检查的,这根本就行不通。”

    何继明就说:“一拖三,我早就拖过了,事实告诉我,这办法行不通,必须要通过专业培训才行,没有专业的培训,他们连什么叫螺纹规都不知道,更不用说什么叫止规,什么叫通规了。还有最基本的公差带也不明白,糊里糊涂的去做,做出来的东西是好是坏都不知道!”

    刘友顺听得有些不耐烦了,喊道:“你们说得一套一套的,人呢?人在哪里?没有人还怎么拖,拖个卵啊?”

    蒋小童点头附和道:“是啊,关键是人,我们连人都没有看到一个,说什么也等于白说?就算你们是孔明,没有东风,又拿什么来借箭!”

    此刻大家才缓过劲来,看着韩三江,唐金发就问:“韩书记,这该如何是好?现在我们面临的是无法招到工人,我们三十几家都在大力发展,急需大量招工,每个厂说小一些,至少也要招一百人吧,三十多家,要三千多人,这三千多人去哪里找,怎么找啊?”

    穆春风看了看大家,就说:“你们可以去江西招人,自己去,这次我们镇政府不去了,每次需要人手的事,都找到我们头上来!我们镇政府又不是招工办的!你们想想,一次次的,你们都不好好抓住机会,前一阵子那么多人找到我们店口来,个个挨家挨户的问,老板你厂里需要宁吗?要几个?你们个个摇着头说不需要宁(宁是浙江方言,是人的意思)别人找生活找到你家门口了,你倒好,拒绝人家了,说不要,不要就走光了,人家还会再来吗?我看江西人都不愿意来了,你们这一拖一的政策,让那些没有亲戚的人望而却步,只能另谋生路,去了别的地方!”

    江远桥就接茬:“这样一来,那些出来的人,早就去了别的城市招好工作了,就算你们去了江西,也可能找不到打工的人了,他们该走的全走了,不该走的,留在家里就是小孩和老人了,要么就是托儿带女的娘们!这情况不容乐观呀!”

    “这,到底如何是好了?我们接到订单做不出货来,到时间咱们要一赔三的呀?我们的家底都要赔个精光的呀?”江长工一听招不到人了,顿时急火上身。

    “江长工,你一赔三算个啥子球哟,老子是一赔十,最担心的应该是我了!”陈伟峰脸上全是难堪之色。

    “我们盾安也是一赔十的,因此我们这次解决不了问题,我们有可能要倒灶呀?”盾安人事部的小李回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