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地府引路人 > 第一卷 红衣尸怨 第九回 青山殡仪馆
    “陆涛!陆涛!”在一阵关切的呼唤声中陆涛缓缓张开了眼睛。

    “妈。。。妈!”陆涛不禁一脸疑惑,继续问到:“您怎么会在这?”

    陆涛妈妈见陆涛醒了过来,顿时舒了一口气,拍着胸膛缓缓答到:“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我刚一进门就见你摔在地上,可把我吓坏了!”

    “刚才开门的是你?”陆涛继续问到。

    妈妈望着陆涛,答到:“不是我还是谁?你们小两口是不是吵架了?徐媛跑来找我,说是你生病了,让我来照顾你,她要出去几天,我又不知道哪把钥匙是大门的。。。”

    妈妈正絮絮叨叨的,陆涛连忙打断到:“徐媛要出去几天?说了去哪了吗?”

    妈妈摇了摇头,答到:“没说,看她丧着脸,我也不好多问。。。”

    陆涛没理会慢慢后面的话,连忙从床头拿过电话,拨打了徐媛的手机,居然——关机!陆涛心里咯噔了一下,怎么回事?难不成徐媛她又出了什么事?陆涛立刻掀开了被子,起身准备去找徐媛,可没走两步,陆涛又站住了,自己该上哪找她呢?陆涛想着又掏出了手机,把徐媛家、她的朋友的电话几乎打了个遍,可都说没见到她,陆涛的心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一个大活人这是去了哪呢?李小梦还好,至少平时她会好好呆在公寓里,而徐媛。。。难不成是因为她?陆涛突然想到了李小梦,难道徐媛去送她了?

    陆涛想到这里,连忙穿好了衣服,妈妈在一旁看着陆涛的样子不自觉地也跟着紧张起来,连声问到:“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这是要打算去哪?”

    陆涛强作镇定地答到:“没事,徐媛可能去了一个朋友家,我去找一下,一会儿就回来。”说罢,没等妈妈答话便开了门出去了。陆涛到了停车场,徐媛的车已经被开走了,陆涛来到路边打车。

    此时天色已开始发黑,陆涛看了看手机,已经快下午七点了,天空中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终于来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师傅摇下车窗问到:“去哪?”

    陆涛努力回想了一下李小梦父亲的话,答到:“青山殡仪馆!”

    司机师傅一愣,瞬间脸色一变,答了声:“不去!”便摇起了车窗,一脚油门开走了。陆涛连续拦了好几辆车,可结果都一样,一听说要去青山殡仪馆差点要骂脏话了。

    陆涛有些无奈,眼看雨越下越大,陆涛心中也是万分紧张,终于又一辆出租车缓缓地停在了陆涛的身前,车窗摇了下来,陆涛往车里望去,顿时有些意外,司机师傅正是前两天载他的老头,这次陆涛学聪明了,他连忙开门上了车,再告诉了老头目的地,老头也是闻言一惊,但见陆涛已经上了车,也不好再叫他下去,于是叹了一声,说到:“小伙子,也是碰到我了,要不然这个时候谁肯去那个鬼地方?那条线过了下午四点,连公交车都停运了。”抱怨归抱怨,老头还是发动了汽车出发了。

    青山殡仪馆是云州市最大的殡仪馆,附近全是墓地,阴气很重,陆涛在云州这么多年也只是听过这个地方,但却从未去过。老头一路上嘴里可没少抱怨,陆涛不敢接话,他怕得罪老头,老头临时不去了,那他可就真的没办法了,眼下他心急如焚,只想尽快赶到那里确定徐媛的去向。

    老头瞥了一眼后视镜,开口问到:“小伙子,我看你的印堂是越来越黑了,这怎么都要去殡仪馆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几日以来,陆涛心中极度压抑,此时他也想好好找个人一吐心中郁闷,可老头却不是一个理想的倾诉对象,所以话到了嘴边,又给憋了回去,只是轻声答到:“嗯,没事,一个朋友,发生意外了。”

    老头听罢轻轻叹了一声也不再说话了。

    没一会儿车就出了城,驶上了前往青山殡仪馆的老路,雨还是下个不停,陆涛向窗外远远望去,天空黑压压的一片,没有一丝生气,让人感到极度压抑,不远处零星有几座孤坟,陆涛连忙收回了视线,现在他凡看到这些,心里都不免有些恐惧。可汽车刚转了一个弯,陆涛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接连着几个山头,密密麻麻的全是坟地,一座接着一座,道路开始变窄,有些坟紧挨着公路,离陆涛不足两、三米的距离,墓碑大多有照片,陆涛无意中看清了几张,照片中的人似乎都露出了诡异的笑容,陆涛连忙回过头,不敢再往两侧张望,车子又拐过了一个弯,陆涛顿时被吓得瞪大了眼睛,因为眼前的场景他异常熟悉,正是他梦中和李小梦父亲抬棺材的地方。。。

    陆涛心脏开始剧烈地起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可从未到过这里,可为什么却能梦到这里,陆涛想大叫一声,可恐惧令他发不出声来。突然!!陆涛一回头望见一座坟头上正站着一个身穿红裙的女子,陆涛终于忍不住了,大叫了一声!

    老头被陆涛的叫声吓了一大跳,一脚急刹车踩住了车子,雨天路滑,车子差点滑倒了一旁的沟里,老头稳了稳神,转身大声吼道:“你有病啊?叫什么?”

    陆涛早已被吓得蜷作一团,只是颤抖着手指了指车窗外,老头顺着他的手望了过去。。。老头再次大声骂道:“一个纸人都能把你吓成这样!白给你长这么大个!”

    纸人?陆涛听罢,又缓缓地坐了起来,颤抖着身子望向了窗外,果然,坟头上站着的是一个红色的纸人,因下着雨,陆涛刚才一紧张没看清楚,陆涛缓了缓神,颤声道:“师。。。傅,对不起啊,刚才。。。”

    没等陆涛把话说完,老头又发动了汽车,嘴里喃喃道:“我也是倒了霉!拉到你。。。”

    陆涛惊魂未定,没有答话。又过了十多分钟,车终于停了,老头转过头说到:“到了。”陆涛连忙付了钱,下了车,老头片刻没有停留,一踩油门迅速离开了,他也不想在这个晦气的地方多呆哪怕一分钟。

    见车走远,陆涛也转过了身,此时雨已经停了,可天色也彻底黑了,借着围墙上昏暗的灯光,他看清了不远处是两座破旧的二层红砖房子,而他身前是一座大铁门,此时已上了锁,大门旁边挂着一个破旧的木牌,上面写着“云州市青山殡仪馆”!整个殡仪馆看起来异常压抑,就像一座魔窟一般。不过总算是到地方了,陆涛又四周望了望,除了这座大院,四周全是坟墓,一座接着一座,他心里顿时生出了极大的恐惧,他望着门上的铁锁,心里暗自想到:“难道下班了?”

    铁门旁有一个窗户,看起来像是门卫室,可此时里面却没有亮光,陆涛走了过去,趴在窗户上朝里面望了望,屋里一片漆黑,陆涛声音颤抖地喊到:“有人吗?”四下非常空旷,陆涛的回声传得很远,在黑夜里一直回荡,他自己听得都有些心里发毛,陆涛又扶着大铁门朝殡仪馆内喊了几声,还是没有人回应。

    陆涛心想恐怕是下班了,于是转过身准备离开,可突然!!门卫室的玻璃上趴着一张惨白的脸,眼睛直勾勾地望着陆涛,陆涛猝不及防,被吓得大喊了一声,俯身大口喘着粗气。紧接着,门卫室的门被打开了,缓缓走出了一个老头,陆涛抬头望了望,只见老头面色寡白,骨瘦如柴,两眼无神,若不是他还能走路,咋一看就像一具死尸一般,刚才趴在玻璃窗上的正是他。

    他朝陆涛慢慢走了过来,声音低沉地开口问到:“有事吗?”

    陆涛定眼看了看身前的老头,喘着粗气,答到:“大爷,我被你吓了一跳,这里下班了吗?”

    老头面无表情地答到:“这里五点就下班了,刚才我在睡觉,小伙子,你有什么事?”

    陆涛打量着老头,这种地方本来就已经恐怖至极,可老头居然还敢关了灯睡觉,胆子确实不一般,陆涛稳了稳神,于是向老头问到:“大爷,我是想问问今天有没有送来一具女尸,穿红色裙子的,她是我朋友,我想来送送她。”

    陆涛话音刚落,本来双眼无神的老头突然眼睛里像发光了一般,可紧接着的却是满脸恐惧的神情,声音颤抖着答到:“红裙女尸!。。。有。。。有!”

    陆涛看着老头的神情,心中不免大惊,什么事能让这么一个老头都能感到恐惧,于是颤声问到:“大爷,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她在哪?”

    老头听罢,继续颤声到:“走了。。。终于走了。。。”

    老头的话令陆涛有些迷惑,什么叫走了?陆涛于是追问到:“走去哪了?”

    老头突然眼睛直直地望着陆涛,颤声答到:“被他父亲带走了。。。还好。。。带走了。。。”

    陆涛听了老头的话,心中更加恐惧和紧张,颤声问到:“大爷,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老头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颤,然后转头望向了陆涛,声音略带颤抖地说到:“我在这里工作了三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邪性的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