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修真小说 > 荡古道修诀 > 第七十九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
    萧然淡然的看着不远处的大宗师境的黑衣人疯癫的模样,内心不禁感叹,修道便是这样,心性才是最重要的。

    随后,萧然伸出一根手指,微微弯曲“一弹灭阴阳”喃喃的低声说道,随后,一束白色的光线瞬间从萧然的手中激射而出,消失在虚空之中。

    这撼龙诀的第二式武技,萧然还没有对实力这么高的高手用过,他想看看这第二式威力究竟怎么样。

    这“一弹灭阴阳”萧然直接使用了十层的威力。

    只见,不远处还在癫笑的大宗师境界的黑衣人突然戛然而止,眼神瞬间空洞起来,随后,空洞的身躯缓缓的倒在地上,彻底的没有了呼吸。

    大宗师境初期巅峰的黑衣武者,死。

    估计这黑衣人到死都没有想到,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只有萧然知道,这黑衣人的神魂已经被自己的撼龙诀第二式,给打的崩溃,破散。

    ‘不错,这一弹灭阴阳威力还不错,只有在别人毫无防备之下,才能够出其不意’.萧然内心无比的舒适,这撼龙诀的第二式,威力也是不俗的。

    “这,”

    “这怎么可能。”

    在场的众人都吓傻了,萧然只是微微一弹,这大宗师境界的黑衣武者直接生死道消了。开什么玩笑。

    “看来是直接针对武者神魂的攻击,而且看样子,品阶还不低。萧兄,你真是给我太多的惊喜了。”一旁的木下看着战场之上的萧然,内心无比的赞赏。

    “不错,这小子身上的秘密还真不少啊。”站在人群之中的叶无双满脸欣喜的看着在战场上的萧然。这萧然给他的惊喜也太多了,从之前的以一人之力抵挡三位宗师境后期大圆满的武者。

    之后那带着古朴纹路的手指。

    以及今天的针对神魂的攻击。

    不知道这萧然的身上还有什么别的宝物没有。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么,木下。”随后,萧然的目光渐渐的看向满脸笑容的木下。

    “萧兄,不知道你想要的知道什么?”木下微笑的 看着前方的萧然。明明知道萧然想要知道的是什么,却刻意的迈着关子。

    “我想要知道的,难道你不明白么?”萧然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的木下,都是一个山的狐狸,谁不知道谁。

    “萧兄好智慧。”随后,木下拍拍手,只见不远处,面容娇艳的女子拿着一把剑缓缓的朝萧然走来,这面容娇艳的女子正是薄蓉。

    “萧兄可是认得这把剑?”随后,在木下的声音下,薄蓉将剑交到萧然的跟前,萧然缓缓的结果薄蓉手里面的剑。拿在手里细细的打量。

    只见,剑身雪白噌亮,剑身之上,雕刻着一条盘绕整个剑身的蛇,又或者是龙,或许用蛟来表达更为合适。

    因为蛇并无触角,但是龙却又没有四角,唯有蛟才能附和此刻这把剑上的定义。

    这把剑,正是南紫时常佩戴的剑。

    “南紫果然在你们的手上,你们把南紫给怎么样了?”萧然的声音无比的冷漠,仿佛如同万丈寒窟里面的极阴寒气,让人十分的不自在,这种感觉仿佛凝实了一般。

    这把剑是南紫最爱的一把佩剑,这把佩剑南紫从未离身。此刻看到这把剑出现在这里,萧然怎么能猜测不到,他们对南紫怎么样了。

    “萧兄别急,不知萧兄可还记得,当初我与萧兄在萧兄的府邸,品茶时打的一个赌。”见萧然的气势不对,木下连忙开口说道。

    “当然记得。”萧然淡淡的回答,不带一丝一毫的情感。

    “那依萧兄看来,这究竟是泡茶的人重要,还是茶叶重要呢?”木下淡笑的看着已经处于怒火边缘的萧然。

    “哎,这幽阴是在玩火**,真的将萧然这小子逼到极限,什么事情他是做不出来的。”一旁,站在人群之中的叶无双无奈的看着站在战场之上的两个人。

    “不到最后关头,谁也不知道这究竟会发生什么。”萧然一脸冷漠的看着对面的木下,这木下,很好,已经成功的挑起萧然的怒火了。

    “萧兄,你这是还不想承认呐。这样,我们玩个游戏如何?”木下一脸兴奋的看着对面的萧然。

    “你想怎么 玩?”

    “恩,刚刚见识过了你的最强一击,和你的特殊体质。这样,你用你刚刚使用的那个金色的手指,攻击你自己的特速体质如何。我真的好期待这两个究竟谁会更强一些呢。”木下兴奋的搓搓手,一脸期待的表情。

    “这个疯子。这不是要毁了萧然这小子么。”叶无双平淡的看着在战场上的两个人。

    “好,那既然是玩游戏,总得有个赌注吧。”半响,萧然缓缓的说道。其实他也想试试,这苍古荡修体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好,痛快,既然萧兄肯玩,那么,赌注吗,咱们就赌这把剑的主人怎么样?”木下见萧然痛快的答应下来,内心无比的激动,这两个可谓是萧然的最强一击,以及最强的防御。

    孰强孰弱,还尚且言之过早。

    “不要,萧兄不要相信他。”这个时候,站在一边的木东,看见萧然已经答应了木下,内心十分的不安。连忙阻止萧然。

    “不可以的。”余秋这个时候也不禁开始为萧然担心,这可是萧然自己攻击自己啊,她可是知道萧然的攻击有多么的可怕,就连自己的老祖都不是萧然的对手。

    萧然对着木东以及余秋遥遥头,他的心意已决,就算别人怎么说,萧然也不会回头的。为了拯救自己的朋友,就算自己身死又有何惧。

    “可以,希望你说话算话。”随后,萧然默念咒语,身上生的 青色光芒更加的耀眼,苍古荡修体已经完全激发出来了。

    “要出全力哟,千万不要保守自己的力量哦,不然这一场赌局是不算的哟。”木下看着萧然已经开始了,兴奋的手舞足蹈,内心无比的开心。

    “哼。”萧然淡淡的哼了一句。

    开始了。究竟两者那个会更厉害呢。萧然的内心想着。

    随后,缓缓的朝自己伸出手指,十层的力量完全灌输进去,“一指定乾坤”喃喃的低语一声,随后,一根巨大的散发着光芒的金色古朴手指缓缓的朝萧然自己攻击而来。

    这一击,不亚于大宗师境初期大圆满修士的最强一击了。

    金色的古朴手指一出现,整个战场,迷漫着一股莽荒的气息,萧然近距离感受这气息,仿佛已经被这种气息吞噬一般,这是萧然对敌从未有过的感觉。

    因为,平常都是对着敌人的,不过这一次,面对的确是自己。

    “不要。”随着金色手指的攻击而至,余秋以及木东大喊一声,可是也无济于事。

    “轰”一声巨响,整个战场发出一片惊天动地的震动,战场之上,青色的光满与金色的光芒交织相措。

    待这里的光芒散去之后,萧然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荡然无存了。

    “这?”

    “怎么会?”

    在场的众人此刻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了,今天的战斗,给众人的震惊之处实在是太多了。

    “萧然。”

    “萧兄。”

    唯有木东,余秋两人的喊声,响彻整个战场。

    “萧然,死了?”余秋喃喃的自言自语。“不,不会。萧然不会死的。”随后,余秋又喃喃的说道,整个人的精神已经处于癫狂的状态。

    “哎呀呀,萧兄,一路走好,看来,还是这最强的攻击更甚一筹啊。”木下看到萧然的身影在自己的最强一击攻击之下竟然消失了,这如何不让木下激动。

    “你,真的已经死了么?”一旁的叶无双低声的喃喃道,他不相信,实力这么强,那么聪明的萧然,真的会在自己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自己的最强一击给击杀了。

    “好了,闹事的人已经解决了,这婚礼可以继续了。”木北战还一直担心这萧然要是闹到这婚礼不能接怎么办,随后看到萧然竟然自己被自己的最强一击给打的魂飞魄散了。

    这样一来也是好事,婚礼可以继续了。

    “等等,婚礼不能继续。”这个时候,木**然的站出来,一脸愤怒的朝台上的几个人走去。

    “你个逆子,你还想干什么?还嫌今天的事情闹得不够大?”木北战愤怒的说道。本来差一点点,这木下就跟韩姚结成婚了。想不到竟然被木东以及萧然一闹,死了这么多的人。

    大喜之日,见血,这是不吉利的。

    “如论如何,今天,韩姚都不会跟木下结成亲,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木东毅然决然的说道。看着萧然为了自己,已经不知道是生是死,木东的内心早就已经崩溃了。大不了一死,有什么好怕的。

    “你”木北战处于愤怒的边缘,随后下意识的一掌拍过去。这一掌,凝聚了宗师境后期大圆满武者的九层实力。

    眼看着这一掌的到来,木东虽然有实力,但是却也完全不能够跟这宗师境大圆满的实力抗衡的。

    “轰”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木东的身前一个身穿红色喜服的女子挡在木东的前面,这一掌,直接将二人轰飞。

    随后,二人倒在战场之上,木东一脸焦急的爬起来,将躺在地上的韩姚抱在自己的怀里。

    “不要,不要,你怎么样了。”木东焦急的,心疼的看着坏里那倾国倾城,又熟悉的脸庞。

    此刻,韩姚的脸上早就已经挂满的泪水。虚弱无力的开口道“东,东哥,你还记得咱们小时候许下的诺言嘛?”随后,一口鲜血缓缓的从嘴里喷出来。

    “记得,记得,我什么都记得,跟你在一起的时光我从来就没有忘记过。”木东双眼之中的泪水已经珊珊的落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