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修真小说 > 荡古道修诀 > 第七十五章 余生,我便陪着你
    在韩家韩姚即位之后。

    一切仿佛依旧那么有条不序的进行着。萧然依旧每天修炼,虽然实力没有丝毫的精进,但是,心性,却又有所提升。

    开玩笑,每天面对着余秋略带诱惑的眼神,萧然想不提升心性都难。

    说来也奇怪,自从韩姚当上韩家家主之后,来浩然府的次数少的可怜,或许是因为忙,又或许是别的缘故,木东渐渐的待在萧然的府邸内发愁。

    自从韩姚即位之后,天都城的所有人,都没在见过韩成,韩建二人。并不知道这两人究竟去了哪里。只是知道,这韩家,一直是由韩姚一个人在管理。

    半个月之后,木家的即位大典便开始了。

    每一家的家主,都必须要到场的,萧然也不例外,因为萧然贵为浩然府的府主,所以,送上的礼品也不能太差。

    只见,木家府邸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

    萧然,以及各家的家主已经悉数到场。

    只见,高台之上,木北战正襟危坐,随后,木下的身影便出现在众人的眼中。随着木下的出现,木东也紧跟着出现,今天的木东,没有往日的那份表情。

    拥有的只是无比的严肃,仿佛如同自己即位这家主一般。

    随后,在木北战义正言辞的话语下,木下从木北战手里接过木家家主的令牌。

    紧接着,在众人的目光中,木下一脸平静的坐上木家的家主之位。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站在众人前面的萧然,看着面前的木下,心里喃喃的说道。

    “感谢各位家主赏脸来参加我木下即位木家家主之位,在这里,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宣布,便是我木家与韩家结盟,在下将于韩家家主韩姚联姻。”

    木下的声音,如同黄牛大钟一般,敲响了在场众人的内心。

    “什么?”

    “他要与韩家现任家主联姻?”

    “那木家岂不是直接晋升为天都城第一大家族?”

    “嘘,还有浩然府呢,浩然府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台下众人议论纷纷,全部都被木下的这句话震惊到了。而唯一没有缓过神来的,便是木东。

    只见,高台之上,韩姚的身影渐渐的从远处走来。此刻的韩姚一脸的严肃,没有平常那种天真的表情。

    随后,韩姚与木下相拥在一起。

    “我韩家将于木家结盟,我韩家家主韩姚将于三个月之后,与木家家主木下完成婚礼。”

    随着韩姚的这句话,直接在台下形成轩然大波。唯一的木东,此刻一脸呆泄的看着前方不远处的韩姚以及木下二人。

    随后,便缓缓的朝人群外退去。

    看着木东的离开,萧然也懒得在这里多待,连忙朝木东追去。

    站在不远处的韩姚看见木东离开,内心一阵抖动,随后,木下缓缓的扶着韩姚。韩姚看着面前的这幅淡然的面容,内心厌恶的推开木下的手臂。

    木下却不恼怒,他想要的,便就是这种效果。

    随后,木家的即位大典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结束。

    此刻,韩府的大殿内。

    “你来了。”韩姚淡漠的看着眼前的木东。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你为什么要跟木下联姻。”木东疑惑的看着眼前依旧那么熟悉的女人,但是,又感觉面前的韩姚已经变了,变得不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天真的女孩了。

    “我怎么样了?难道,我非要跟你在一起才行么。”韩姚淡淡的回应着木东的话语,不带一丝一毫的情感。

    “你说过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木东哀伤的看着对面一脸冷漠的韩姚,他发现,面前的女子,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女孩了。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幼稚,此一时非彼一时,我们只不过是一场玩笑罢了。”韩姚语气冷漠的说道,看向木东的眼神,已经不再如当初那般爱慕了。

    “不会的 ,你骗我。”听完韩姚的话,木东内心已经渐渐接近崩溃的边缘了,怎么会这样,明明之前还是好好的。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幼稚。”韩姚听完木东的话,微微邹邹眉头,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

    “我幼稚?我幼稚就不会义无反顾的爱上你”。随后,木东大吼一声,快速的离开韩家。

    看着木东愤怒的离开,韩姚身体一震抽搐,随后,泪流满面。谁都不知道,韩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此刻,浩然府内。

    木东在自己的院内放肆的大哭,仿佛将自己内心的不甘大声的放肆出来。萧然闻声,便出现在木东的身旁。

    看着木洞这般模样,萧然内心十分的不是滋味。可是从这放肆的哭声中,萧然也大致明白了些什么。

    自从韩姚当上韩家的家主之后,与木东见面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今天木**然地消失,又放肆的大哭,萧然又怎么不能够猜测到木东究竟发生了什么。这种事,萧然也安慰不过来。

    只有等待木东自己从这种情绪之中反应过来。

    是夜,如幽冥一般宁静,没有一丝一毫的虫鸣鸟叫之声。天空之中,偶尔有一两个萤火虫飞过,显得夜晚更加的安静,孤独。

    木东坐在院内的石桌上,大口的饮酒。时不时有两滴眼泪滴落。随后,萧然的身影出现在木东的身边。

    看着木东这般模样,萧然的内心身份的难受,平常那么谦虚自让的男子,此刻伤心的如同撕心裂肺一般。

    “萧兄,你说,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木东一口清酒,两行泪水的朝萧然问道。

    “不知道,事出无常必有妖,或许,她可能有什么难言之隐。”萧然拿起桌上的白酒,猛的强灌一口,撕裂咽喉般的痛楚,让萧然神情不自然。

    “难言之隐,她有什么难言之隐,有什么能比我跟她之间的感情重要么。呵,不过是自欺欺人,我一厢情愿罢了。”随后,木东再度的拿起酒罐大口大口的喝起来。

    泪水,酒水,夹杂在一起,随着木东的嘴角流淌而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有时候,有些人,有些想法与现实难免会有所冲突,有些人,选着放弃想法面对现实。而有些人,则宁愿与现实做抗争。”萧然随后,也再度的大口大口的喝起来。

    “那她,就是选着放弃了呗。”想着自己与韩姚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相爱时的亲亲我我,不禁,放肆的苦笑,笑着笑着便哭了。

    看着木东这般模样,萧然一如既往平淡的内心,此刻也不禁生出波澜。

    夜久无眠秋气清,烛花频剪欲三更。铺床凉满梧桐月,月在梧桐缺处明。

    随后,木东停止哭泣,猛的灌一口酒,拔出自己的佩剑。

    在庭院前的柳树下,偏偏的挥舞起来。

    剑锋飘逸自然,剑气纵横交错。仿佛在发泄木东内心的那种不甘一般。

    萧然已经很久没有喝过酒了,自从在那个世界出车祸以后,就再也没有沾过烈酒。

    此刻的烈酒,仿佛要抹平萧然内心出那种愤怒一般。只是,依旧那般苦楚,仿佛比之前更加的难受。

    “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消愁愁更愁,”萧然淡淡的说出这句话,此时此刻,他才明白这句话之中的含义。

    两人喝酒喝到深夜,萧然将木东背回房间。看着木东躺在床上那满脸泪水的萧然,萧然内心不禁一酸,仿佛触动了哪根神经一般。

    渐渐的退出房间,来到自己所在的院落。

    夜深了,萧然静静的坐在院前的石椅之上,看着漫空的星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随后一旁的房门打开,一件绒毛大衣,缓缓的披在萧然的身上。

    “入秋了,天凉,小心冻着了。”余秋安安静静的坐在萧然的身边。

    萧然回过神来,静静的看着面前这张倾国倾城又略带担心的目光。内心的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你想听听我的故事么。”萧然微笑的看着面前安安静静的余秋。

    “只要你想说,我听着便是。”余秋微笑的看着萧然。

    我呢,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哪个时代的人,我有另外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经历。我在另外一个世界经历之后,在这个世界重生。

    我来自北城的萧家,距离这里好几百万里的距离。从小体弱多病。修炼的境界从来就没有提升过,从来都是炼体初期都没有达到。

    后来。

    ....................

    就这样,萧然将自己的事情,一 一的讲给余秋听。余秋很安静,静静的听着萧然所说。

    既然萧然肯将自己的事情告诉自己,说明萧然已经开始接受余秋的存在了。

    一说便说道天亮。

    看着身边,静静睡去的萧然,余秋心疼的摸了摸此刻身边身形消瘦的男子,“你的经历,我又何尝不能够体会到。余生,便让我陪在你的身边吧。”

    随后,微笑的将绒毛大衣,再度缓缓的披在两人的身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