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傲娇皇子寻爱记 > 第二百九十七章:清气
    “仙鹭,你和熠交情如何?”忘尘闲闲的坐在树上,望着树下忙碌的女子,一脸好奇。

    仙鹭微微有些别扭的没有看他的目光,低声道,“我和熠都是神女座下,休戚与共。只是没料到当年他竟然也活了下来,我本以为。”

    仙鹭突然发觉自己多言,好像暴露了什么。意识到忘尘仙君八卦的样子,突然就后悔和他搭讪。转了话题,依旧是不免羞涩。

    “仙君为何要问我和熠的关系,莫非仙君有事相询?熠在风翼族大概已经苏醒,此刻应该消息已经传入神界。”

    忘尘无奈笑了笑,“果然还是瞒不过,他是神女的人,自然与神女苏醒密切相关,现在囚战伐主重伤,就连本仙君也未曾知道他的状况。”

    “若是此时,极渊魔祸再起,这四界再无人可以除害。”忘尘垂眸凝重。

    仙鹭知道他所言非虚,不过她毕竟只是一个坐骑。当初主子对她好,救了她一命,她一直惦记到如今。

    “你和神女是怎么认识的?”忘尘突然问道。

    仙鹭陷入沉思,缓缓道。

    还是万年前,仙鹭一族尚且昌盛。只是她不过是个庶出,并不受仙鹭王喜爱。修为也并非高深。因此在仙鹭族中处处碰壁,虽然是仙鹭族二小姐,但待遇却不比普通人高多少。

    那时的仙鹭王一心栽培仙鹭族大小姐仙霓,说是只有她花容月貌,才可以配得上当时风光无限的父神大皇子朔。

    朔此人忘尘倒是有所耳闻,不过英年早逝,死在疆场。所以后来神界局势才靠神女掌控,忘尘默默叹息。看来仙鹭,或许对那大皇子有意。

    仙鹭娓娓道来,却是惊心动魄。

    仙霓年长,可心思深沉,她自小就爱慕大皇子朔,只是朔并无此意。只能一直默默地关注,想着有朝一日光明正大嫁过去。

    偶然间看到朔和仙鹭密谈,仙霓醋意横生。下令再不许二小姐出仙鹭族一步,仙鹭含泪应下。本想这就可以结束了,不过是在仙鹭族安度余生。

    可谁又会料到,仙霓利用仙鹭的信物得到了大皇子朔的心,顺利与大皇子结亲。她特意穿着婚服来炫耀,刺眼的红诉说着仙鹭此刻的狼狈。

    仙鹭一言不发,直到那女人大笑着扬长而去,她才枕着泪望着月光入眠。这样或许可以结束,那个女人走了,便再没有人欺凌她。

    仙鹭打起精神,觉得这暗无天日的牢房总会打开,她毕竟是仙鹭族二小姐,堂堂正正的二小姐。等来那缕光明的时候,迎来的是更深的黑暗。

    她被人从牢房里拖出来,不知所措的看着高高在上的父王,还有近乎疯狂的姐姐仙霓。她这时才知道,原来姐姐嫁的朔皇子战死了。

    “姐姐请节哀。”仙鹭有些心疼的看着仙霓,她从小看着姐姐,知道她为了嫁父神之子。付出了多少倍的艰辛。

    “节哀?我不需要节哀,需要节哀的是你。”仙鹭听闻此话,心底蓦地生出不安,她看着眼前的女子,即使是素衣,也不掩张扬与凶恶。

    “姐姐此话何意,仙鹭不明白。姐姐,我们是亲姐妹啊。”仙鹭苦苦哀求。

    她的目光落在王座上的人,那是她的父王,为数不多的几面,给她的印象只有冰冷。

    “父王,姐姐,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仙鹭开始惊恐,她看见漫天的红色花雨洒落,微不可见的距离,细密如发丝的银针。她听见那个可怕的女人狰狞的声音。

    “妹妹,你从前最喜欢红色花雨。可你不知,这红色花雨是为死人准备的。只有十恶不赦的人,才可以见到这最惊艳的红。”

    仙霓笑着,看见眼前的女子一点一点被血雨吞噬。仙鹭的身上血迹斑斑,心头逐渐薄凉。或许她此生,便注定不会再有结果了。

    只可惜姐姐和父王,依旧是那样残忍。她拼尽最后的力气嘶吼,“父王,可还记得当初那个女子的话?她说,与君相识,即使未能相守,也愿为君留得一世安宁。”

    坐在高位的仙鹭王闭上了眼睛,泪缓缓滴落。他记得那个女子,只是他再也无力保护她。

    “我忘了,来人。扶我去休息。”仙鹭王退了下去,花雨散落,待所有的花雨消失殆尽。仙霓款款而来,她依旧打扮的花枝招展。

    “妹妹,是你逼我的。父王心中一直有那个女人的位置,我的夫君出征前还不忘惦记着你,你必须死,你和那个女人一样可恶。”

    仙鹭无力的倒了下去,她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尽了,更多的是绝望。原来她这个二小姐,从来都只是一个徒有虚名的称呼。

    就连仙鹭王心上,也从未将她看做女儿。可恨母亲一生爱错了人,到死都惦记着他。

    等待死亡是漫长而宁静的,那些针上带有剧毒,游走四肢百骸,逐渐吞噬生机。

    就在仙鹭被丢进桃花谷奄奄一息的时候,她突然发现眼前站着一个温柔的女子,她的笑很好看,她的眼神仿佛有治愈的力量。让人看了便移不开。

    “你是谁?”仙鹭意识消失的时候问了最后一句话,可那女子并未回答。她再次醒来,身上的疼痛已经消失了,灵力竟然比之前还要精纯许多。

    看着眼前的女子,这次才能仔细打量。

    这女子并非柔弱之人,相反多了几分坚毅,她的笑很好看,说话也温柔,看上去不像坏人。仙鹭想到之前的种种遭遇,不由委屈的哭起来。

    那是她第一次在别人眼前落泪,也是最后一次。那女子安慰她许久,“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叫我宵明。”

    宵明,仙鹭突然反应过来,她虽然是仙鹭族庶女,却也知道神女在挑选坐骑。父王一直希望姐姐能够成为神女坐骑,才能光宗耀祖。

    “神女?”仙鹭有些紧张,听说神女是父神唯一的女儿,娇惯的很。

    “不用害怕,以后你不用害怕任何人。只要你跟着我,便可以不再畏惧任何人。”神女坚定道。

    “真的吗?”仙鹭不解的看着眼前的宵明神女。她好像没有传闻中那么可怕。

    “小女仙鹭,多谢神女救命之恩。仙鹭愿誓死相随。”仙鹭重重鞠了一躬,从那一刻起她便认定。神女是她唯一的主人,要生生世世守护。

    忘尘听了这段前尘,不由咂舌。原来神女宵明还有如此善良的一面,难怪即使神女故去了那么久。仙鹭还会护着她。

    若非神女救治,仙鹭此刻也早已命归黄泉。

    “抱歉,提起你的伤心事了。”忘尘不好意思道。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忘尘仙君可有神女苏醒的准确消息?若是此生还能再见神女,报答她的救命之恩,仙鹭此心足矣。”

    忘尘本想应下,不过想着自己也没有确切消息。只好做罢。

    “若是有了消息,我会告诉你的。现在你和熠一定要看好极渊,否则极渊一旦生变,到那时毁的不仅是神界。”

    忘尘不安的心绪越发重了。只是他现在要处理的事情有很多,只能一步一步来。

    “仙鹭知道轻重。”

    仙鹭退下,忘尘揉了揉发涨的额头。让他一个闲人应付如此复杂的局面,实在难为。只盼望囚战早日出关,他才能卸下这些担子游山玩水乐得逍遥。

    “忘尘仙君可还适应,现在的这种局面?”花间主人翩然而落。

    忘尘无奈白眼,花间主人明明是个男子,生的比女子还要妖媚。可偏偏又风雅,像极了林间桃花,妖孽。忘尘评价道。

    “尚可应付。”忘尘回道。

    “本尊本来想要给仙君一个消息,既然仙君可以应付。那本尊便不来这里讨嫌了。”花间主人转身便走。

    忘尘忍住想打人的冲动,笑了笑,“不知花间主人有何消息?不如说来听听。”

    他从树上下来,站在花间主人对面,眼前的男子像极了桃花,只可惜是男儿身。忘尘无奈嘲讽。

    “伐主可是被魔气所扰?方才闭关修炼。且魔气埋藏已久,即使勉力压制。也未必能彻底清除。本尊说的可有道理?”花间主人泰然自若。

    “确实如此,不知花间主人有何妙计,可以彻底清除魔气。”忘尘虚心求教,撇开偏见,花间主人的见识和修为都在自己之上。

    忘尘仙君笑着,特意拿了新茶,为花间主人奉茶。

    “想要清除魔气,只有轩辕鼎的清气方可。不过那里有神兽,并不好取。”

    忘尘无奈,轩辕鼎的神兽,出了名的凶残。放眼天下,也唯有赤霞神君,囚战伐主这样的修为可以一敌。要取轩辕鼎的清气,何其之难。

    “怎么,怕了?”花间主人刻意激道。

    “自然不怕,”忘尘笑道,“花间主人既然提到轩辕鼎的清气,必然是有了策略,不如告诉忘尘,也免了神界后顾之忧。”

    花间主人眸色微敛,饮了茶。

    “看来伐主将事情托付给你,确实有识人之明。这轩辕鼎的清气,并非只能在轩辕鼎采撷。我知道有一处,恰好还留存着轩辕鼎的清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