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玄幻小说 > 君御诸天 > 第九百一十九章:洛妃的猜测(三更)
    一场让君弈满心惊惧的酒宴,出乎意料的平静落幕了。

    君弈告知贲行恶的消息,看似荒诞至极,但也来得太过惊人,让他再也无心饮酒。

    哪怕只是猜测,哪怕只是捕风捉影,都足以让贲行恶重视。

    刑漠。

    与贲行恶一般,同为武皇巅峰,同为一方豪强将王。

    但这样的存在,竟还会在他人的传音下,强压心中的愤怒,由此可见其所谋非凡。

    贲行恶本无意相信,毕竟他实在想不出,谁会有能力驱使刑漠,谁会有能力让刑漠承受屈辱而退,实在是太过荒诞可笑。

    可万一是真的呢?

    万一真的有这么一个人能镇服刑漠,能让他乖乖退走呢?

    如此后果,便是来得太过可怕,让他不得不打起精神,认真对待。

    贲行恶豪爽狂放,看似像是一个莽夫,其实并不简单。

    毕竟他能成为一城之主,麾下聚拢不少强者,可不是单单依靠自身的蛮力,就能做到的,若是没有丝毫的心机城府,岂非成为了他人控制的傀儡?

    君弈行走于雄阳府邸,回味着方才贲行恶的模样。

    尤其是他一手饮酒,一手沉思的睿智模样,好似运筹帷幄的统帅,胸中自由乾坤一般,全然与他表现出来的外貌相反不合。

    君弈轻轻一笑,微微摇头低喃:“若是真有人把他当傻子,恐怕那个人才是真正的傻子。”

    正想着,君弈脚下一顿,神情怔然,突然有一个莫名的念头,涌上了心头。

    白诤的出现,是不是巧合呢?

    他真的只是为了替自己的儿子寻仇报复?

    还是他的出现,让刑漠插手争端,变得顺理成章了呢?

    君弈心思百转,方才饮酒间没有想到的细节,尽都浮现而出,仿佛化作了万千符号,在他眼前不住的打转盘旋,流转不绝。

    渐渐的,他的心思更多了一些。

    区区一个石余城的城主白诤,真的值得刑漠出面吗?

    而且与他同来的七位武皇后期境界的麾下,寻常也是如影随形吗?

    若不是的话...方才在府邸门前发生的冲突变故,倒似乎更容易说通一些?

    君弈再次迈步,缓缓的深入庭院,眸中垂视而出的目光,愈加的深邃起来,仿佛蕴含着万千星辰,浩瀚无尽,又仿佛一潭沉寂许久的死水,波澜不惊,让人无法窥得内中乾坤。

    “杀子寻仇,白诤做饵。”

    “刑漠出手,试探深浅。”

    这时,有沉然柔语缓缓响起,悄然没入君弈的耳畔,竟是沉寂许久的洛妃突兀的开口了。

    君弈心中一暖,但却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关心道:“你现在的情况如何?为何不等我进去再说呢?这样会不会影响到你?”

    识海中,洛妃立于蕴神树下,一身碧裙随风轻拂,勾勒出曼妙身姿,听得君弈关心,不禁脸上生出满足的浅浅笑意,宛如画中仙子,缥缈出尘。

    “不碍事。”

    朱唇轻启,洛妃言语柔道:“多亏了天罚鬼陵中的前辈,天虚露滋养的我状态好了许多,已经不碍事了。”

    “天虚露?老哥哥?”

    闻言,君弈一怔,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抠门的鬼陵神秘居然会把天虚露给洛妃?君弈不太相信。

    “你呀,是不是又在想前辈的坏话了?”

    洛妃太了解君弈了,只是听得他口中传出的质疑语气,便知道他心中所想,不禁娇嗔道:“前辈人挺好的,只是不善言辞罢了。”

    “仅存的半滴天虚露,还分了我一半之多呢。”

    “天虚露的治疗效果很好,现在你我内外交流,已经不碍事了。”

    君弈笑了笑心中微暖,而后轻轻点头,看来鬼陵神秘还真是刀子嘴豆腐心,倒是像个孩子一样...

    不,不对,应该是...老顽童?

    听得洛妃情况好转的消息,君弈心情大好。

    往日洛妃只能通过君弈的耳目去听去看,有想要沟通的想法,都只能忍着,等君弈前来识海中相聚时,再做提醒。

    现在情况好转,倒是方便了许多。

    待再三的确认洛妃无碍后,君弈才继续刚才的话题,交流道:“妃儿,你为什么会说白诤是借着杀子之仇做饵,刑漠趁机前来试探呢?”

    “其实,也是基于你想法的延伸。”

    蕴神树下,洛妃轻拢长发,嫣然而笑,柔声细语的说道:“白诤前来寻仇看似怒气汹汹,但总是有种强自做作的意思,张扬的有些太过分了。”无忧中文网

    “白诤是为一城之主,但在归一城中却算不得什么,可他不仅敢放肆的横冲直撞,而且还敢推搡路人,看似是与楚风所言形象,完美的契合在了一起,只不过位置错了。”

    君弈眼睛一亮,心中豁然开朗。

    不错,若白诤在石余城中如此霸道,还说的过去,毕竟他是土霸王无人敢惹。

    但在龙蛇混杂的归一城中,他却没有张扬的本钱。

    因为他不可能做一辈子的城主,总有不在归一山庄庇护之下的时候。

    若推搡间惹了不该惹的人,区区十数年的时间,对于武修来说不过弹指一瞬,到时候就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了,这种风险程度衍生的后果,他承受得起吗?

    而且按照楚风所言,以他在石余城中的所作所为,应该是惧怕归一山庄的强者知晓才对,理应夹着尾巴做人才符合情理。

    就算是要报杀子之仇,皇极丹泉不日便要开启,到时候杀戮折磨不是更加的安然合理,为何却要冒着巨大的风险,做这种高调暴露的事情呢?

    最关键的是,白诤寻仇君弈的位置,也好巧不巧的正在雄阳府邸,将王贲行恶的门前,未免有些耐人寻味。

    “你还忘了一件事。”

    这时,就在君弈感觉事情的发展,逐渐清晰明朗的时候,却听得洛妃柔柔轻笑,提醒的道:“那就是刑漠出手的理由。”

    君弈微微一怔,讷讷道:“是了,白诤与我交手,就算是他输了甚至伤残,也是技不如人,刑漠就算有心出手,理由也不够充分。”

    “但若是折了白诤的面子,打了他的脸,骑到他的头上作威作福,情况就不一样了。”

    蕴神树下洛妃轻轻颔首,又开口补充了一点:“还有你得意调笑白诤所言,杀子恩人的言辞后,所提出的得寸进尺的条件。”

    闻言,君弈肃然点头,心中更是悚然一惊。

    让他警惕的同时,还有些反思,这些年的顺风顺水,使得他太过于大意了,很多关键的地方,都被忽略了过去,若非洛妃开口,他根本想不到这一点。

    言语凝重的道:“这般步步做饵,诱钓人心的局,绝对不是白诤所为,会是刑漠吗?”

    “不知。”

    言至于此,洛妃也是微微摇头,但还是给君弈提了想法:“若你在府邸外感应到的传音为真,那么布局者当另有他人,或者说是合谋而为。”

    “方才我观刑漠与贲行恶的交战,看似打的火热,其实都是以守为主,极少主动攻伐。”

    “这般姿态,像极了试探。”

    说着,洛妃温柔的言语也凝重了起来:“若我猜的不错,此次皇极丹泉试炼中,必有刑漠与人联手坑杀贲行恶的局。”

    “只是不知他们所图为何,难道只是杀人吗?”

    君弈心头凛然,对洛妃的猜想深感胆寒,公然坑杀归一山庄的将王,可不是一般的事情,若处理的不得当,怕是要掀起混乱。

    据君弈得知的情报来看,归一山庄存在至今数十万年的岁月,还从来没有发生过将王残杀的事情。

    “不论怎么说,这次皇极丹泉凶险非常,你一定要万万小心。”

    洛妃散去多余的想法,转而担忧细心的叮嘱君弈道:“归一山庄的承诺,你也不要太过坚持,务必要以自身为重,千万不要犯险。”

    “而且刑漠最后离去时的眼神太过阴冷,到时候一定会对你出手,一定不要勉强。”

    听得洛妃数次着重关心的言辞,君弈咧了咧嘴,心中不禁生出一阵暖意,全身都感觉暖洋洋的,好似浸泡在温泉中一般,极其的舒坦。

    “放心,我有分寸。”

    君弈笑了笑,温润的开口安慰洛妃:“再者说了,就算我不敌涉险,不还有鬼陵中的老哥哥在吗?难道刑漠再强,还能强得过老哥哥?”

    洛妃闻言,稍稍放下了心来。

    但就在这时,却听得一阵不满的轻哼声传来,回荡识海:“别提老子,你是死是活与老子没关系,指望老子出手帮你?做梦!”

    “哪怕算是你死了,又与老子何干?”

    君弈一阵哑然失笑,自然知道是鬼陵神秘还在为他方才质疑的想法生气。

    不过君弈也没有要开口安慰的意思,任由他一个在鬼陵中生闷气,全然不做搭理,好似根本没有听到一般,自顾自的修养去了。

    府邸外,他与刑漠出手对轰一拳,虽然不敌,但获益良多,尤其是刑漠拳芒中所蕴含的玄奥,便足以让君弈细细回味,解剖深思。

    君弈甚至有种预感,若是他体悟一些皮毛,就可以突破武皇后期。

    到那时,或许就有资格与刑漠正面对决了。

    君弈沉浸入修炼的状态中,再也没有出过屋门,并不知道归一城中的气氛愈加的热烈起来,来往而行的武者,更是又多了几成。

    时间流逝间,顾辰和闵仟行等四人,也尽都带着麾下联袂而来。

    一路上,他们都听说了白诤和君弈的冲突,以及还引得刑漠和贲行恶两大将王出手,最后更是在归一山庄强者的警告下平息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

    他们惊叹的同时,还想与君弈好好的聚一聚,同时商量商量,怎么在皇极丹泉中教训白诤,可在得知他闭关的消息后,四人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随后各自都沉下心来,开始调整状态。

    而后,贲行恶麾下其余五座城池的城主,也都纷纷赶来。

    这一日,天际泛起淡白。

    有温和的晨曦垂洒而下,使得归一城中掀起了巨大的声潮风浪。

    皇极丹泉,终于要开启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