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山河不长诀 > 雍德熹恭江山亡(30)
    雍德熹恭江山亡(30)

    宫长诀抬眸看着任玄机,借着宫府门口的灯光,任玄机的面容能被看得清清楚楚。

    不知为何,她有一份直觉,那日在街上见到的任玄机,并非是假的任玄机,而眼前这个,亦非作假。

    宫长诀瞳孔微转,

    “大抵是我记错了,那日也许并未见过前辈。”

    任玄机的眸中露出几分探究之意,

    “丫头,确实是记错了?”

    宫长诀点点头,

    “确实如此,还请前辈不要见怪。”

    任玄机道,

    “见怪无妨,丫头早些歇息,免得明日精神难支,是一场浩劫啊。”

    宫长诀点头,神思有些游离。

    任玄机慢慢地渡步走了,宫长诀看着任玄机的背影,有什么似乎在月色下生根发芽,即将要破土而出。

    翌日清晨,宫长诀进了宫,这场宴席,大抵是这些年来,宫里办得最简陋的一场。也许是因为国库没有了银钱,也许是因为元帝清楚,如今民间的风向,不敢大肆铺张。

    但即便是最简陋的一场宴席,依旧是奢靡无比。

    如今宫韫回到军营的消息传到长安,来往衣带飘香,锦衣华服,见她无不有尊称一声玉尘公主的。

    宫长诀径直进了太后宫中,宫人通报。

    宫长诀进入殿中时,第一个看见的不是太后,而是若素。

    若素跪坐在殿内,将香片放进香炉里,燃起埋灰。

    见宫长诀来,也无甚震惊,只是起身行礼道,

    “见过玉尘公主。”

    宫长诀点头,两人无言对视片刻,方移开视线。

    “太后娘娘还在梳洗,玉尘公主请稍等片刻。”

    宫长诀应道,

    “好。”

    若素拿起香炉,摆正在高案上。

    “你们都不必守在此处了,太后和公主有话要说,你们仔细搅扰了鸾驾。”

    “是。”

    “唯。”

    众宫人退出殿中。若素上前,缓缓关上了门,

    “太后娘娘怕有细作,每当要与谁交谈之时,总是屏退众人的。”

    若素转过身,走到高案前,拎起香炉盖子,去看方才燃的香,

    宫长诀忽然叫住若素,

    “长公主。”

    若素的动作未停,只是用香筷依旧翻动着香灰,

    “现在你才是长公主,这种话别在明面上说。”

    宫长诀走前两步,

    “你的事,可曾和太后娘娘说过。”

    若素背对着宫长诀,将香片再燃一遍,

    “说过又如何,没说过又如何,现在终究不是时候。”

    宫长诀道,

    “能与太后娘娘多坦诚相待一日,便是一日吧。”

    若素转过身来,看着她,

    “她很喜欢你。”

    宫长诀反问道,

    “所以?”

    若素道,

    “你如今需要长公主的地位才能做到我们母女想做到的事情,换句话来说,现在只应该有一个长公主。”

    殿内静谧,光影明暗间,阳光爬在凤纹窗格上,窗格影子疏疏落落掉在人身上。

    凤凰的图案落在若素的面上,明暗交织,白瓷般的肌肤上落着完美瑰丽的凤凰线条,宫长诀似乎能见凤纹浴火重生。

    若素抬眸,眸中闪耀着轻柔而温润的光泽,道,

    “那个人,就是你。”

    “也只能是作为宫家长女的你。”

    宫长诀垂眸一笑,发丝轻扶过鼻尖,她伸手将碎发挽到耳后。

    一双极浓郁而缄默的眸子带着笑意灵动起来,双眼皮痕迹极深,笑起来时有一种恩泽春日的温柔与潋滟绽放。

    “我以为,是因为你顾及我的感受,不愿意让太后娘娘冷落我,让我因此失落。”

    若素未笑,

    “你最厉害的地方也就是宫家长女罢了,我为何怕你失落?”

    宫长诀抬眸看她,两人却都不由自主地相视一笑。

    若素道,

    “太后娘娘这次赐婚,也并不是全然只利于你们。”

    若素缓缓走动,凤凰落影在她身上,

    “宫中,还能明哲保身,在民间不被流言和责骂压迫的,也就只有太后娘娘了,这次赐婚,太后不仅威严未失,还尽得民心。也算是沾了你们的光。你与太后之间的约定,双方受益,如此而已。”

    宫长诀道,

    “但能直点定王身份,引起百姓的另一番不满,是太后娘娘没必要做,却为我们做了的。”

    两人面对面地看着对方。

    宫长诀微微摇摇头,

    “或许你是在嫉妒吗?”

    若素的眼神微沉,面无表情道,

    “我嫉妒什么?”

    宫长诀道,

    “难道不是吗?”

    若素却转过头去,忽然笑了出来,

    “是啊,嫉妒。”

    “作为一个流落在外的孩子,看着自己的母亲疼别的孩子,视如己出地为她考虑周全,如果不嫉妒,才可怕吧。”

    若素的眸光淡淡,

    “此时你我倒真有几分像姐妹,我的东西你看得明白,关于你,我也看得清楚。”

    从纱窗中透入的日光挽起宫长诀衣衫上玉兰。

    顾盼生姿,明艳十分。

    两人明明长相各异,性格也不同,却像是能和自己对话一般,说半句话,能明白对的下半句。

    宫长诀还想说些什么,却见若素忽然向自己背后行礼。

    宫长诀回头,燕后拄着拐杖缓缓而来。宫长诀上前扶住燕后,“太后娘娘。”

    燕后拍着她的手,眸子有些湿润,

    “回来就好。”

    宫长诀第一反应却是抬眸看向若素,却见若素恭恭敬敬地低着头站在一边,垂着头,宫长诀看不清她面上情绪。

    宫长诀的视线移到燕后面上,道,

    “自回来后,一直没来向太后请安,让太后担心了。”

    燕后长叹一口气,

    “此事凶险万分,却因着元帝在宫中,你不能轻易入宫,这也是情理之中,哀家不怪你,如今见到你平安,哀家也就放心了。”

    宫长诀忽然跪下道,

    “此次封赏入宗策,成为长公主,能站在舆论和太后对儿臣之恩之情,儿臣难以报答,唯有请太后受儿臣一拜。”

    燕后受了宫长诀一拜,笃着拐杖,动容道,

    “起来吧。”

    “好不容易见了一面,没有旁人,何必顾全这些虚礼。”

    若素忙上前,扶起宫长诀,

    “公主请起吧,勿让太后娘娘心疼了。”

    宫长诀忙起来,只是虚虚搭着若素的手做个样子,手心不由自主地出汗。

    宫长诀低头,收回手,调整了一下呼吸,道,

    “今日寿宴,会有烟花绽放。”

    “届时,太后娘娘最好是呆在殿中不要出来为妙。”

    燕后一下子就明白了她话中含义,一双眸混浊,荡漾着追忆的光,

    燕后笃着拐杖,缓缓走向纱窗,道,

    “天下之看灯者,看灯灯外。”

    “看烟火者,看烟火烟火外。”

    “未有身入灯中、光中、影中、烟中、火中,闪烁变幻,不知其为王宫内之烟火,亦不知其为烟火内之王宫也。”

    “哀家一生都淹没在烟火之中,深知王宫内之烟火,亦是烟火内之王宫。”

    纱窗外,高高的紫荆花树上仍挂着深深浅浅的紫荆花。在一片萧索之中格外艳丽和有活力。

    紫荆花的模样被纱窗上的纱分割,烟烟霞霞的一大簇一大簇,竟恍惚间像极了烟火模样。

    燕后道,

    “哀家终于有机会置身烟火之外,能窥见烟火之盛放与落寞,能在其中拾得溅落的星辰碎片。却没想到,已经是这个时候了。”

    宫长诀道,

    “太后娘娘?”

    燕后转回眸,看着她,

    “若是绾青没有葬身在烟火之中,如今,大抵也会如你一般在哀家面前,完完整整,健健康康的。与哀家一同,看这一场盛世的烟火。”

    若素紧握住手,压抑住自己心中蓬勃而起,将要脱口而出的话。

    宫长诀道,

    “太后娘娘,您有没有想过,或许长公主并没有死。”

    楚冉蘅骑着马过了宫门,杨晟坐在马车上,撩起帘子,恰看见楚冉蘅入宫。

    少府与杨晟共乘一车,见杨晟面色一瞬阴沉得能滴出水来,有些疑惑。

    不过片刻,少府道,

    “太子殿下,如今定王无端端这么早入宫,只怕是有所图谋。”

    杨晟放下帘子,淡淡道,

    “有何图谋?”

    少府道,

    “臣听说,郎中令大人与宫家长女是表兄妹,从小如亲兄妹一般。”

    杨晟道,

    “那又如何?”

    少府小心翼翼道,

    “臣下愚见,宫家长女与定王婚旨在后,私定终身在前,只恐郎中令会看在宫家长女的面子上心软,做出些什么事情来。”

    杨晟听着少府模棱两可的言论,闭上眼,

    “若有话,少府大人不妨直说。”

    少府觑着杨晟的面色,见杨晟并无怒色,便道,

    “郎中令可是能调集宫中守卫之人,所以您才选择这次举事由郎中令来掌控,兵力也交由他管,打算一举成事。”

    “但是,宫家长女纵使再刚烈,也是小女子,倘若因为对定王情根深种,而突然后悔与殿下的约定,不想在殿下登上大位之时嫁给殿下了。或许会将殿下的打算告诉定王,定王如今这么早就进宫,极有可能是要和郎中令商量,阻止殿下成事。”

    “否则,定王有什么理由这么早进宫?”

    杨晟脑海中恍然流转过,当时在宫家,宫长诀的那些举动。

    确是厌恶无疑,从头到尾,都没有给过他一个好面色。

    楚冉蘅沽名钓誉,在长安之中,也算盛名,女子多爱其光风霁月,或许宫长诀,真的会因为沉沦于楚冉蘅这份光风霁月,而厌恶他伪善诡妖。对约定临时反悔,亦极有可能。

    燕后转回眸,看着她,

    “若是绾青没有葬身在烟火之中,如今,大抵也会如你一般在哀家面前,完完整整,健健康康的。与哀家一同,看这一场盛世的烟火。”

    若素紧握住手,压抑住自己心中蓬勃而起,将要脱口而出的话。

    宫长诀道,

    “太后娘娘,您有没有想过,或许长公主并没有死。”

    楚冉蘅骑着马过了宫门,杨晟坐在马车上,撩起帘子,恰看见楚冉蘅入宫。

    少府与杨晟共乘一车,见杨晟面色一瞬阴沉得能滴出水来,有些疑惑。

    不过片刻,少府道,

    “太子殿下,如今定王无端端这么早入宫,只怕是有所图谋。”

    杨晟放下帘子,淡淡道,

    “有何图谋?”

    少府道,

    “臣听说,郎中令大人与宫家长女是表兄妹,从小如亲兄妹一般。”

    杨晟道,

    “那又如何?”

    少府小心翼翼道,

    “臣下愚见,宫家长女与定王婚旨在后,私定终身在前,只恐郎中令会看在宫家长女的面子上心软,做出些什么事情来。”

    杨晟听着少府模棱两可的言论,闭上眼,

    “若有话,少府大人不妨直说。”

    少府觑着杨晟的面色,见杨晟并无怒色,便道,

    “郎中令可是能调集宫中守卫之人,所以您才选择这次举事由郎中令来掌控,兵力也交由他管,打算一举成事。”

    “但是,宫家长女纵使再刚烈,也是小女子,倘若因为对定王情根深种,而突然后悔与殿下的约定,不想在殿下登上大位之时嫁给殿下了。或许会将殿下的打算告诉定王,定王如今这么早就进宫,极有可能是要和郎中令商量,阻止殿下成事。”

    “否则,定王有什么理由这么早进宫?”

    杨晟脑海中恍然流转过,当时在宫家,宫长诀的那些举动。

    确是厌恶无疑,从头到尾,都没有给过他一个好面色。

    楚冉蘅沽名钓誉,在长安之中,也算盛名,女子多爱其光风霁月,或许宫长诀,真的会因为沉沦于楚冉蘅这份光风霁月,而厌恶他伪善诡妖。对约定临时反悔,亦极有可能。燕后转回眸,看着她,

    “若是绾青没有葬身在烟火之中,如今,大抵也会如你一般在哀家面前,完完整整,健健康康的。与哀家一同,看这一场盛世的烟火。”

    若素紧握住手,压抑住自己心中蓬勃而起,将要脱口而出的话。

    宫长诀道,

    “太后娘娘,您有没有想过,或许长公主并没有死。”

    楚冉蘅骑着马过了宫门,杨晟坐在马车上,撩起帘子,恰看见楚冉蘅入宫。

    少府与杨晟共乘一车,见杨晟面色一瞬阴沉得能滴出水来,有些疑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