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山河不长诀 > 雍德熹恭江山亡(21)
    雍德熹恭江山亡(21)

    刀,血与楚。

    一把刀,血洗楚氏。

    天清地宁这般正气凝滞的地方都驱赶不走的血刀。

    也许根本就非鬼魅之物。

    有好事者想起之前刀上的郎中令一族图腾。

    郎中令,刀,血,楚。

    郎中令与此有何干系?

    有人就地将四样东西写下,围观的人却霎那间变了面色。

    四样东西凑在一起,唯有一种连成一句的方法。

    郎中令持刀血洗楚氏。

    郎中令,为何如此?

    西青京城内,同样人心惶惶,骇人听闻的消息传来。

    一家望族被杀,满地鲜血,尸骨无存,血迹一直流到西城河畔,尸骨无疑是被抛入河中。

    而门上插着一支羽箭。

    当晚,户户门窗禁闭,却都听见了似有千军万马袭来的声音。

    马蹄声,箭射出的声音,乌鸦的叫声,擂鼓叫阵之声,几乎就在耳边。

    无人敢出来,而翌日清晨,又一望族被灭门,无一生还。

    鲜血同样是连绵至西城河畔。门上依旧插着一支羽箭。

    京城人心惶惶,大理寺已立案调查。

    却有人纷纷上报,当晚听见了大周口音的说话声,似乎在下军令,说埋伏十万大军于西青京城,西青京城如今必然以为大周攻不过来,会疏于防备,届时,便将所有朝廷门户一一杀光,朝廷大乱之时,就是大周掌控西青之时。

    大抵说法如是不绝于耳。

    比民众更慌乱的是皇公贵族,一时大乱,甚至没有分寸地直谏上报请求增加京城守备。

    启帝将奏折推到余宸面前,

    “小五,你怎么看?”

    余宸拿起一本奏折翻看,不多时便放下,接连看了几本,余宸退后半步,作礼道,

    “还请父皇听儿臣愚见。”

    启帝道,

    “说。”

    余宸道,

    “大周如今二十万兵力在手,但是一时半会儿,想抽调出十万悄悄潜入京城,无疑是无稽之谈,且不说会不会抽调,就是这路程,只怕也赶不过来。”

    启帝道,

    “依你之见呢?”

    余宸道,

    “依儿臣之见,大周遣了兵力偷偷摸摸进了京城,这是必然,只是若是京城一时间多了十万人,必然极明显,而且也没有住的地方。所以,这十万的说法有些问题。”

    启帝道,

    “但是,在第一晚,能一夜毫无声息杀灭三百多人的队伍,也绝对不会少。更何况,无数民众上报,说闻千军万马之声。若是人不多,必然没有办法轻易造出这等声势。”

    余宸道,

    “依儿臣愚见,如果不是人数有异,则必定是大周暗藏,京城四周多山,大周兵力驻扎暗藏在山林里的可能性非常大。”

    “只要派兵搜山,一切皆可大白。”

    西青京城城郊山中,

    沈烨吃着干粮,被绑来的俘虏皆靠在山洞石壁上,有小兵上前,

    “副将,已经绑了两家,再绑的话,只怕这山洞就容不下了,更别说是我们的干粮,到时候不得不去京城里买粮食,就一定会暴露。”

    沈烨喝了一口水,

    “那就选一家人少的,我们只绑两家,大抵起不到威慑的作用,现在西青皇室一定在犹豫要不要留兵,也肯定在怀疑我们到底有没有这么通天的本领,会不会威胁到他们的性命。现在再绑一家,他们决定留兵的想法会更坚定,否则,必然达不到我们此行的目的。”

    “是。”

    山下忽然起了喧嚣的声音。

    长安中,

    一把血刀横空出现,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但倘若楚冉蘅不出现,这把血刀便一直只是谈资,所有的一切就一直只是猜测。

    宫长诀推开定王府的门,堂而皇之地从里面走出。

    未曾戴面纱,却面色苍白,本身孱弱纤瘦,一身青色衣裙一裹,再加上本来挺得极直的背略微有些弯,横生羸弱病态之感。

    街上见到宫长诀的人无不惊讶,上前询问者络绎不绝,

    “长诀小姐,您可还好?”

    “长诀小姐?”

    宫长诀轻轻推开上前要扶住她的手,无力地道,

    “我无事。”

    众人跟着宫长诀,

    “长诀小姐,需要我们通传宫家,遣人接您回去吗?”

    宫长诀无力地笑笑,嘴唇苍白,

    “不必了。”

    宫长诀的笑还未完全绽放便已无力撑起。

    众人脸色担忧,似乎眼前的少女一瞬便会飘走消失。

    如立秋那一夜一般。

    她手上拿着的锦帕落地,跟着的人忙捡起,

    “长诀小姐!”

    却无意间看见锦帕上的字,震惊地捂住了嘴。

    宫长诀回头,看向叫住她的人,看向那人手中锦帕,轻声道,

    “多谢,给我吧。”

    那人惊讶的面色尤未定,宫长诀接过那锦帕,却是眸中泪光闪烁。

    “长诀小姐,你可是有何难处?”

    “如果有难处,不妨和我们说说。”

    “千万别憋在心里,若是有何事,告诉我们,人多能想的办法也多。”

    众人安慰劝解,只有那个捡到宫长诀锦帕的人惊魂未定。

    捡到锦帕的人鼓起勇气道,

    “长诀小姐,那锦帕上的字……”

    宫长诀回头,轻笑了一下,却让人觉得苍白的笑中都是心酸。

    “是真的。”

    “我母亲与定王妃是闺中密友,曾经为我和楚世子定下亲事,只是席间笑谈,不足为据。后来孟家横插一脚,此事便作罢。”

    听见这话,所有人都不自觉看向宫长诀手中那块锦帕。

    长诀小姐与楚世子……曾经竟有过婚约?

    宫长诀咳嗽几声。

    继续道,

    “这锦帕不过是当初笑谈,做不得数,只是太后也为我和楚世子赐了婚,也算是长辈之命了。”

    众人闻言,惊骇之后是大喜,

    “太后赐婚了?”

    “真的吗?”

    “此话可当真?”

    宫长诀道,

    “太后懿旨,自然当真。”

    只是闻言,众人心里却直犯嘀咕,既然是真的,为什么一点消息也没有听到过?

    和那天晚上,楚世子和长诀小姐奄奄一息走出宫门有关吗?

    宫长诀握紧了锦帕,

    “我去了一趟定王府,是为了告诉定王,太后娘娘虽赐婚,但陛下反对,此赐婚,违背圣意,我会去求太后娘娘收回成命。”

    众人异口同声,

    “不要!”

    “长诀小姐,你可要三思,若不嫁给楚世子,您难道还要嫁给别人吗?”

    “太后娘娘金口玉言,怎么能够收回?”

    宫长诀眼眶湿润,声音哽咽,

    “但倘若我真的嫁给定王,只怕会为定王带来灾祸,眼下,已经是这般了。我实在不忍见一个无辜之人被牵扯进来,像陛下对宫家一样的被对待,没有退路,也没有未来。”

    “这对他来说真的太残忍,他已经因此失去了族人——”

    宫长诀忽然止住了话头,似是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东西一般。雍德熹恭江山亡(21)

    刀,血与楚。

    一把刀,血洗楚氏。

    天清地宁这般正气凝滞的地方都驱赶不走的血刀。

    也许根本就非鬼魅之物。

    有好事者想起之前刀上的郎中令一族图腾。

    郎中令,刀,血,楚。

    郎中令与此有何干系?

    有人就地将四样东西写下,围观的人却霎那间变了面色。

    四样东西凑在一起,唯有一种连成一句的方法。

    郎中令持刀血洗楚氏。

    郎中令,为何如此?

    西青京城内,同样人心惶惶,骇人听闻的消息传来。

    一家望族被杀,满地鲜血,尸骨无存,血迹一直流到西城河畔,尸骨无疑是被抛入河中。

    而门上插着一支羽箭。

    当晚,户户门窗禁闭,却都听见了似有千军万马袭来的声音。

    马蹄声,箭射出的声音,乌鸦的叫声,擂鼓叫阵之声,几乎就在耳边。

    无人敢出来,而翌日清晨,又一望族被灭门,无一生还。

    鲜血同样是连绵至西城河畔。门上依旧插着一支羽箭。

    京城人心惶惶,大理寺已立案调查。

    却有人纷纷上报,当晚听见了大周口音的说话声,似乎在下军令,说埋伏十万大军于西青京城,西青京城如今必然以为大周攻不过来,会疏于防备,届时,便将所有朝廷门户一一杀光,朝廷大乱之时,就是大周掌控西青之时。

    大抵说法如是不绝于耳。

    比民众更慌乱的是皇公贵族,一时大乱,甚至没有分寸地直谏上报请求增加京城守备。

    启帝将奏折推到余宸面前,

    “小五,你怎么看?”

    余宸拿起一本奏折翻看,不多时便放下,接连看了几本,余宸退后半步,作礼道,

    “还请父皇听儿臣愚见。”

    启帝道,

    “说。”

    余宸道,

    “大周如今二十万兵力在手,但是一时半会儿,想抽调出十万悄悄潜入京城,无疑是无稽之谈,且不说会不会抽调,就是这路程,只怕也赶不过来。”

    启帝道,

    “依你之见呢?”

    余宸道,

    “依儿臣之见,大周遣了兵力偷偷摸摸进了京城,这是必然,只是若是京城一时间多了十万人,必然极明显,而且也没有住的地方。所以,这十万的说法有些问题。”

    启帝道,

    “但是,在第一晚,能一夜毫无声息杀灭三百多人的队伍,也绝对不会少。更何况,无数民众上报,说闻千军万马之声。若是人不多,必然没有办法轻易造出这等声势。”

    余宸道,

    “依儿臣愚见,如果不是人数有异,则必定是大周暗藏,京城四周多山,大周兵力驻扎暗藏在山林里的可能性非常大。”

    “只要派兵搜山,一切皆可大白。”

    西青京城城郊山中,

    沈烨吃着干粮,被绑来的俘虏皆靠在山洞石壁上,有小兵上前,

    “副将,已经绑了两家,再绑的话,只怕这山洞就容不下了,更别说是我们的干粮,到时候不得不去京城里买粮食,就一定会暴露。”

    沈烨喝了一口水,

    “那就选一家人少的,我们只绑两家,大抵起不到威慑的作用,现在西青皇室一定在犹豫要不要留兵,也肯定在怀疑我们到底有没有这么通天的本领,会不会威胁到他们的性命。现在再绑一家,他们决定留兵的想法会更坚定,否则,必然达不到我们此行的目的。”

    “是。”

    山下忽然起了喧嚣的声音。

    长安中,

    一把血刀横空出现,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但倘若楚冉蘅不出现,这把血刀便一直只是谈资,所有的一切就一直只是猜测。

    宫长诀推开定王府的门,堂而皇之地从里面走出。

    未曾戴面纱,却面色苍白,本身孱弱纤瘦,一身青色衣裙一裹,再加上本来挺得极直的背略微有些弯,横生羸弱病态之感。

    街上见到宫长诀的人无不惊讶,上前询问者络绎不绝,

    “长诀小姐,您可还好?”

    “长诀小姐?”

    宫长诀轻轻推开上前要扶住她的手,无力地道,

    “我无事。”

    众人跟着宫长诀,

    “长诀小姐,需要我们通传宫家,遣人接您回去吗?”

    宫长诀无力地笑笑,嘴唇苍白,

    “不必了。”

    宫长诀的笑还未完全绽放便已无力撑起。

    众人脸色担忧,似乎眼前的少女一瞬便会飘走消失。

    如立秋那一夜一般。

    她手上拿着的锦帕落地,跟着的人忙捡起,

    “长诀小姐!”

    却无意间看见锦帕上的字,震惊地捂住了嘴。

    宫长诀回头,看向叫住她的人,看向那人手中锦帕,轻声道,

    “多谢,给我吧。”

    那人惊讶的面色尤未定,宫长诀接过那锦帕,却是眸中泪光闪烁。

    “长诀小姐,你可是有何难处?”

    “如果有难处,不妨和我们说说。”

    “千万别憋在心里,若是有何事,告诉我们,人多能想的办法也多。”

    众人安慰劝解,只有那个捡到宫长诀锦帕的人惊魂未定。

    捡到锦帕的人鼓起勇气道,

    “长诀小姐,那锦帕上的字……”

    宫长诀回头,轻笑了一下,却让人觉得苍白的笑中都是心酸。

    “是真的。”

    “我母亲与定王妃是闺中密友,曾经为我和楚世子定下亲事,只是席间笑谈,不足为据。后来孟家横插一脚,此事便作罢。”

    听见这话,所有人都不自觉看向宫长诀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