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山河不长诀 > 雍德熹恭江山亡(17)
    雍德熹恭江山亡(17)

    姚远道,

    “草菅人命,为一己私欲而残害无辜,又是大义吗?”

    宫韫道,

    “草菅人命只能用在平常之时,但当生死状一出,战书一出,相互残杀,已是天经地义,是契约上板上钉钉的规则,为一己私欲之说更是荒谬,若非为了逆转战局,以少胜多,为了护住青鄞二州,为护住大周百姓,我何以用这样的方式?我正是以天下大义为己任,才如此行事。”

    姚远一张时常温和带笑的脸变得肃穆,

    “行诡术成事,又该是宫家后人所为吗?”

    “当年宫大将军身为君子,一直谨记持正守心,从不滥杀无辜,可是宫二将军却反其道而行之,还言之凿凿,若大将军听见了,该有多寒心。”

    宫韫道,

    “兵者诡道也,纵使大哥仍在世,也会认同我所为。”

    “既然你决定让三军无首,让天下百姓因为你的所谓大义之举而增加风险,身处险境,你要慷他人之慨,要牺牲别人换你所谓大义,便不必与我辩驳,你要将我拘禁起来,防止我杀了那些望族坏了你的大义之事,那你便一直关着我,何必字字句句辩驳,要说服我?”

    “姚远,我本以为你虽不善战场计策,至少拎得清是非与自己的处境,但如今你所为,实是令我失望。”

    姚远闭上眼,背对着宫韫,

    “令将军失望又如何,将军令末将失望才是真。”

    宫锦温谦的笑容似乎仍在眼前,只是与宫锦一母同胞的兄弟,竟然如此无情残忍。

    他若知道了,该有多心酸。

    一行白鹭飞过,****,久难解泪。

    红亭中,一切似停止,一人一琴在亭中静坐,亭角的惊鸟铃兀自悠悠晃动,传出清脆的声音。

    杨晟抬手,抚上琴弦,却没有弹,只是从左到右,抚了一遍琴弦,眸光黯淡,似在回忆些什么。

    关无忘背手入亭,

    “太子殿下为何空对琴而不弹?”

    流水潺潺,绕亭而去。

    杨晟方才的恍惚神情收起,眼神一冽,道,

    “此琴,乃本宫母妃所留遗物。”

    关无忘道,

    “郑婕妤已经薨逝许久,太子殿下切莫自伤。”

    杨晟抬眸,看着关无忘。

    杨晟面容俊秀,一声青灰色衣衫静坐在亭中,墨发半束,一支飘冰玉簪于发间,唇红齿白,于红亭中似融与景色。

    一双眼睛的弧度微微向上,细细的双眼皮弧度越变越大,一双眸似带星辰,长长的睫毛似孔雀翎,少年模样动人。

    有些偏阴柔的鹅蛋脸形,一双星辰熠熠的眸,令他更带几分少年春色,满园旖旎相衬,盛色流光,随着日夜的变化,少年的脸已几乎张开。

    关无忘道,

    “臣下年少时有幸见过郑婕妤一回,确实是不可多得的绝色美人,殿下与郑婕妤,当真极相似。”

    杨晟的语气中并不带任何情绪,平淡道,

    “只是本宫的母妃没有福气,早早撒手人寰,离本宫而去,这些年来,本宫日日夜夜担惊受怕,日日夜夜忍气吞声,从不敢掐尖露头,憋屈数年,受二哥的冷嘲热讽,受后妃大臣的看轻。”

    “只是有一个女子,一出现,便让本宫看见了希望。”

    关无忘站在亭前,一身绯色衣衫外罩黑色的狷纱,愈发显得高不可攀。

    杨晟起身,走下座位。

    “不是因为夺目的美貌,也不是因为出众的才学,只是她一句永不落红尘,叫本宫日日夜夜想起,都难忘其乍见之欢,心悸之感。”

    关无忘的眼神平淡,

    “殿下所说,可是玉尘?”

    杨晟道,

    “自然。”

    杨晟走下台阶,站在了关无忘面前,

    “本宫忍气吞声数年,从来没有这么张扬过,她那一刻的张扬和毫不畏惧,恰是本宫此生梦寐以求。”

    “可是满城的人,现在都将她视做楚冉蘅的所有物,我恨之入骨,却不得不帮着楚冉蘅。”

    杨晟走开,缓缓走到花前,

    “之所以答应你,在父皇面前打压左晋,做出一副极厌恶左晋的模样,使得父皇一下子就同意了云贵妃封左晋为郎中令的要求,就是为了现在,能让左晋拿走那把刀,将那把刀送到百姓面前,把父皇送到风口浪尖之上。使民众不满,逼父皇退位。”

    “可刀出世了,你,却迟迟不愿意将关于刀背后,关于父皇屠杀定王一族的消息放出去,让父皇彻彻底底失信于百姓,好借民力推我上位。”

    杨晟转身,看向关无忘,

    “是本宫开出的条件不够太傅动心吗?”

    关无忘悠悠道,

    “太子殿下息怒,对于您开出的条件,臣自然动心,臣也愿意有一份从龙之功,日后世代庇佑。”

    “但如今戛然而止,不将消息外散,是有几个考虑,一是陛下如今不过是回光返照,您也看到了,陛下如今的身体不堪一击,您登基之日就在眼前,何必急这一时半刻,急只怕生乱。”

    杨晟冷哼一声,

    “那其二呢?”

    关无忘道,

    “自然是想着,您如今既然想娶玉尘,那么,助力楚冉蘅,使之借力平反定王一族冤案,岂非是在给自己添麻烦?”

    杨晟脚步停下,

    “你所言非虚,原是本宫欠考虑了。”

    关无忘道,

    “太子殿下自有打算,臣之鄙见不愿辱太子耳,自然就隐而不发。”

    杨晟道,

    “只是你说得再有理,本宫也不愿意停一步,本宫一定要赶在十月之前登基。”

    关无忘道,

    “殿下为何如此急切?”

    杨晟道,

    “本宫母妃薨逝于十月,本宫要替其移陵重葬,以皇太后的名义风光大葬,片刻不得延缓。”

    关无忘道,

    “那殿下大可不必如此着急,毕竟陛下的身子骨,未必能撑到那个时候。”

    杨晟冷笑一声,

    “元帝什么时候死,还能由你说了算?”

    杨晟语气冷漠,似乎之前一声声称呼父皇二字的人不是他一般。

    杀母之仇,辱母之仇,自是不共戴天。

    自小父皇二字于他不过一个符号,从未曾有过亲昵之时,却亲自下令,杀了他在世间唯一的依靠。

    声声呼唤的父皇二字,不过是他习惯了表面唯唯诺诺,习惯了假模假式,习惯了隐藏锋芒的挡箭牌。习惯而已。

    但恨意却是不能习惯,每每想起母亲死前惨状,他只觉得自己仍是那个不通时世的孩子,亲眼看着母亲死死瞪着双眼逝去。

    那种无可比拟的恐惧与重压,在他午夜徘徊之时几乎将他碾碎。

    步步为营,步步缜密,为的都是能为母亲报仇雪恨的一天。

    他要手握大权,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将厌恶之人剜心,将痛恨之人凌迟。

    如今,元帝已经恨他恨到,他说不喜欢谁,元帝就要重用谁的地步,可见这父子亲情,不过一张薄纸,当年还是孩童时曾期盼过父爱,也不过一个笑话罢了。

    关无忘道,

    “既然殿下是为着郑婕妤,那臣下定当竭力为殿下办妥此事,让殿下早日达成所愿。”

    杨晟道,

    “太傅明白就好。”

    杨晟走在花陌上,

    “之前云贵妃心怀怨怼,下手毒杀窦氏时,可是你将毒酒换了?”

    关无忘笑了一声,恭敬道,

    “自然是臣。”

    只是关无忘的眸中却并不聚焦于一点,眼神轻慢。

    杨晟道,

    “若非申丞相要窦氏活着,本宫倒宁愿云氏杀了窦氏。”

    杨晟微微抬起下巴,

    “当年本宫母妃枉死,窦氏作为本宫母妃的好姊妹,却一言不发,眼睁睁看本宫母妃去死,事后却对本宫多有关怀,假仁假意,本宫忍受多年,几乎只觉令人作呕。”

    “若是此等毒妇死了,也算了了本宫一桩心事。”

    “不过,现在我们答应申丞相的已经办到了,本宫想要的,也未必不可,太傅,你说是不是?”

    关无忘道,

    “殿下的意思,是要将窦氏…”

    杨晟道,

    “太傅明白便好,本宫可不会说第二次。”雍德熹恭江山亡(17)

    姚远道,

    “草菅人命,为一己私欲而残害无辜,又是大义吗?”

    宫韫道,

    “草菅人命只能用在平常之时,但当生死状一出,战书一出,相互残杀,已是天经地义,是契约上板上钉钉的规则,为一己私欲之说更是荒谬,若非为了逆转战局,以少胜多,为了护住青鄞二州,为护住大周百姓,我何以用这样的方式?我正是以天下大义为己任,才如此行事。”

    姚远一张时常温和带笑的脸变得肃穆,

    “行诡术成事,又该是宫家后人所为吗?”

    “当年宫大将军身为君子,一直谨记持正守心,从不滥杀无辜,可是宫二将军却反其道而行之,还言之凿凿,若大将军听见了,该有多寒心。”

    宫韫道,

    “兵者诡道也,纵使大哥仍在世,也会认同我所为。”

    “既然你决定让三军无首,让天下百姓因为你的所谓大义之举而增加风险,身处险境,你要慷他人之慨,要牺牲别人换你所谓大义,便不必与我辩驳,你要将我拘禁起来,防止我杀了那些望族坏了你的大义之事,那你便一直关着我,何必字字句句辩驳,要说服我?”

    “姚远,我本以为你虽不善战场计策,至少拎得清是非与自己的处境,但如今你所为,实是令我失望。”

    姚远闭上眼,背对着宫韫,

    “令将军失望又如何,将军令末将失望才是真。”

    宫锦温谦的笑容似乎仍在眼前,只是与宫锦一母同胞的兄弟,竟然如此无情残忍。

    他若知道了,该有多心酸。

    一行白鹭飞过,****,久难解泪。

    红亭中,一切似停止,一人一琴在亭中静坐,亭角的惊鸟铃兀自悠悠晃动,传出清脆的声音。

    杨晟抬手,抚上琴弦,却没有弹,只是从左到右,抚了一遍琴弦,眸光黯淡,似在回忆些什么。

    关无忘背手入亭,

    “太子殿下为何空对琴而不弹?”

    流水潺潺,绕亭而去。

    杨晟方才的恍惚神情收起,眼神一冽,道,

    “此琴,乃本宫母妃所留遗物。”

    关无忘道,

    “郑婕妤已经薨逝许久,太子殿下切莫自伤。”

    杨晟抬眸,看着关无忘。

    杨晟面容俊秀,一声青灰色衣衫静坐在亭中,墨发半束,一支飘冰玉簪于发间,唇红齿白,于红亭中似融与景色。

    一双眼睛的弧度微微向上,细细的双眼皮弧度越变越大,一双眸似带星辰,长长的睫毛似孔雀翎,少年模样动人。

    有些偏阴柔的鹅蛋脸形,一双星辰熠熠的眸,令他更带几分少年春色,满园旖旎相衬,盛色流光,随着日夜的变化,少年的脸已几乎张开。

    关无忘道,

    “臣下年少时有幸见过郑婕妤一回,确实是不可多得的绝色美人,殿下与郑婕妤,当真极相似。”

    杨晟的语气中并不带任何情绪,平淡道,

    “只是本宫的母妃没有福气,早早撒手人寰,离本宫而去,这些年来,本宫日日夜夜担惊受怕,日日夜夜忍气吞声,从不敢掐尖露头,憋屈数年,受二哥的冷嘲热讽,受后妃大臣的看轻。”

    关无忘道,

    “臣下年少时有幸见过郑婕妤一回,确实是不可多得的绝色美人,殿下与郑婕妤,当真极相似。”

    杨晟的语气中并不带任何情绪,平淡道,

    “只是本宫的母妃没有福气,早早撒手人寰,离本宫而去,这些年来,本宫日日夜夜担惊受怕,日日夜夜忍气吞声,从不敢掐尖露头,憋屈数年,受二哥的冷嘲热讽,受后妃大臣的看轻。”

    关无忘道,

    “臣下年少时有幸见过郑婕妤一回,确实是不可多得的绝色美人,殿下与郑婕妤,当真极相似。”

    杨晟的语气中并不带任何情绪,平淡道,

    “只是本宫的母妃没有福气,早早撒手人寰,离本宫而去,这些年来,本宫日日夜夜担惊受怕,日日夜夜忍气吞声,从不敢掐尖露头,憋屈数年,受二哥的冷嘲热讽,受后关无忘道,

    “臣下年少时有幸见过郑婕妤一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