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山河不长诀 > 浣纱自苎罗(30)
    浣纱自苎罗(30)

    此刻,城门大开!

    无数大周将士提刀冲出,如破竹之势,直直插入敌军之间,混乱的军阵不堪一击,人人自危,忙着逃跑。

    而大周击鼓三声,士气正浓,骁勇无比。

    同样的军队,在杨碌手里,为求自保,是百般躲避战争,在宫韫手中,却是毫不犹豫奋勇杀敌。

    因为三军,不看虎符,唯见宫家,便无条件服从。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宫韫利用西青大皇子爱卖弄,自以为是,故作博学的特点,引开西青大皇子的注意力,使之不得见军中有异常。

    待高手混入西青兵卒中,宫韫再猛地谩骂,西青大皇子一心只想着如何骂回去,扳回一城,却一点都没注意到自己旁边多出了许多人,而后,众高手一拥而上,顷刻杀大皇子,寸刻不等。

    兵阵的阵眼空出,周围又被宫韫请来助阵的高手撒了毒药粉,从阵眼开始,一圈圈死去,将整个军阵最固若金汤的位置变成最虚弱不堪的位置,且一度改变,兵阵将没有用力的方向,变成一盘散沙。

    大皇子一死,西青此战败局已定。

    再无逆转可能。纵使不能一击击破,也绝对会大伤西青元气。

    更何况,杀了西青善于谋片布阵,颇有储君之望的大皇子,等于是将西青的皇室大宗再度搅乱,嫡长子死了,储君之位,自然就轮到了下面的皇子,四个皇子,窝里斗,同室操戈,兄弟阋墙,能搅乱西青的内政,对大周之后的稳定来说无疑是莫大的帮助。

    启帝心伤,则不欲与国事。

    皇子相争,则辅国必乱。

    后宫想推皇子上位,必定与前朝勾结,结党营私的可能性极大。

    一箭三雕,益处甚广。

    宫韫看着下面的兵卒杀敌如砍菜,西青已经式微。

    不过半个时辰不到,就已经结束战局,城门大开,却没有一个西青人敢进,也没有一个西青人进得了。

    宫韫道,

    “今日也算是开了一个好头。”

    姚远道,

    “宫将军果然与宫大将军是一家人,连攻破敌人的方式都有这么几分相似,都是攻其弱点,趁其不备,搅乱局势,手握大局。”

    宫韫道,

    “只是长兄从来不会似我这般粗鲁地骂人,纵使是在行军时,他亦是有礼有节,毫不改变原先模样。”

    姚远道,

    “是,故而宫大将军才能有儒雅将军的名号。”

    长安中,

    杨晟道,

    “太傅最近的所作所为,本宫是愈发看不懂了,你说,为何那宫氏,在大殿之上,册封礼中,竟然替本宫说话?”

    关无忘道,

    “太子殿下没有猜错,确实是臣为太子殿下与宫氏牵桥搭线,让宫家与我们入了一派。”

    杨晟凝眸,

    “那他可有什么要求?”

    关无忘拱手道,

    “求放过宫家一命,待往后太子殿下飞龙在天,也不要得鱼忘荃,毕竟宫家也是大周不可弃的王侯将相。”

    杨晟道,

    “宫家,本宫自然不会动,只是父皇如今见宫韫为本宫说话,必定内心认定本宫与那宫家已经是勾肩搭背,蛇鼠一窝,父皇素来最厌恶的就是宫家这种功高盖主的世家,本宫与其接触,父皇必定疏远本宫,到时候,本宫没有办法搏得父皇的喜爱和信任,怎么一步步将朝堂接管过来。”

    关无忘从窗边离开,道,

    “太子殿下,陛下已经知道您在鄞州之战中做的手脚,已经干脆默认你就是意图谋杀亲兄”

    杨晟面色一沉。

    关无忘道,

    “这个时候,陛下真的不可能还谈求什么事实,再者,事实也确实不是。”

    “太子殿下您不觉得在大殿中奇怪吗,为什么那些百官忽然严肃,陛下突然封地发难?”

    “这都是因为陛下已经把你当成了是敌人,你与不与宫家结党营私,陛下都绝对不会放过你,既然如此,自然是和宫家结盟,如此您有了兵权支持,还有什么可怕的?”

    长安中,

    杨晟道,

    “太傅最近的所作所为,本宫是愈发看不懂了,你说,为何那宫氏,在大殿之上,册封礼中,竟然替本宫说话?”

    关无忘道,

    “太子殿下没有猜错,确实是臣为太子殿下与宫氏牵桥搭线,让宫家与我们入了一派。”

    杨晟凝眸,

    “那他可有什么要求?”

    关无忘拱手道,

    “求放过宫家一命,待往后太子殿下飞龙在天,也不要得鱼忘荃,毕竟宫家也是大周不可弃的王侯将相。”

    杨晟道,

    “宫家,本宫自然不会动,只是父皇如今见宫韫为本宫说话,必定内心认定本宫与那宫家已经是勾肩搭背,蛇鼠一窝,父皇素来最厌恶的就是宫家这种功高盖主的世家,本宫与其接触,父皇必定疏远本宫,到时候,本宫没有办法搏得父皇的喜爱和信任,怎么一步步将朝堂接管过来。”

    关无忘从窗边离开,道,

    “太子殿下,陛下已经知道您在鄞州之战中做的手脚,已经干脆默认你就是意图谋杀亲兄”

    杨晟面色一沉。

    关无忘道,

    “这个时候,陛下真的不可能还谈求什么事实,再者,事实也确实不是。”

    “太子殿下您不觉得在大殿中奇怪吗,为什么那些百官忽然严肃,陛下突然封地发难?”

    “这都是因为陛下已经把你当成了是敌人,你与不与宫家结党营私,陛下都绝对不会放过你,既然如此,自然是和宫家结盟,如此您有了兵权支持,还有什么可怕的?”

    长安中,

    杨晟道,

    “太傅最近的所作所为,本宫是愈发看不懂了,你说,为何那宫氏,在大殿之上,册封礼中,竟然替本宫说话?”

    关无忘道,

    “太子殿下没有猜错,确实是臣为太子殿下与宫氏牵桥搭线,让宫家与我们入了一派。”

    杨晟凝眸,

    “那他可有什么要求?”

    关无忘拱手道,

    “求放过宫家一命,待往后太子殿下飞龙在天,也不要得鱼忘荃,毕竟宫家也是大周不可弃的王侯将相。”

    杨晟道,

    “宫家,本宫自然不会动,只是父皇如今见宫韫为本宫说话,必定内心认定本宫与那宫家已经是勾肩搭背,蛇鼠一窝,父皇素来最厌恶的就是宫家这种功高盖主的世家,本宫与其接触,父皇必定疏远本宫,到时候,本宫没有办法搏得父皇的喜爱和信任,怎么一步步将朝堂接管过来。”

    关无忘从窗边离开,道,

    “太子殿下,陛下已经知道您在鄞州之战中做的手脚,已经干脆默认你就是意图谋杀亲兄”

    杨晟面色一沉。

    关无忘道,

    “这个时候,陛下真的不可能还谈求什么事实,再者,事实也确实不是。”

    “太子殿下您不觉得在大殿中奇怪吗,为什么那些百官忽然严肃,陛下突然封地发难?”

    “这都是因为陛下已经把你当成了是敌人,你与不与宫家结党营私,陛下都绝对不会放过你,既然如此,自然是和宫家结盟,如此您有了兵权支持,还有什么可怕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