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山河不长诀 > 浣纱自苎罗(10)
    浣纱自苎罗(10)

    众人不由得想起前些日子里,甚嚣尘上的跳崖之事。

    那件事,几乎闹得长安翻了天,无数朝臣上谏,无数百姓自发为宫楚二人伸张正义,但陛下却一直无动于衷,只是轻飘飘地揭过去,除了将瓮喻贬成了庶人之外,再无动作。

    而且那所谓庶人瓮喻,如今都还住在皇宫里,除了没有封号之外,一切都和当初还是公主的时候没有区别。

    陛下当着文武百官承诺要收回凤印,架空中宫,到现在,一点动静也没有,似乎这个许诺从未有过。

    众人面色难看。

    原来…原来这赋税一事并不是陛下第一次出尔反尔,早在之前就已经有过,只是他们没有将两件事联想到一起罢了。

    可是他们信任和维护了这么久的陛下,怎么会是这样的人。

    明明年年都会撒太平金钱与民同乐,会心疼宫家受过太多苦痛,忍痛罢免宫家的官职。

    这样的陛下,为什么竟做出这样大相违背的事情来?

    明明体恤宫家,宫家的长女死了,竟然一点做主的意思都没有,一副完全不记得从前宫家卖命守护大周的模样。

    而楚世子亦然,定王一族陪同高祖一起打下大周江山,一直忠心耿耿,如今满门被灭,只留下一个世子,如今被牵连,坠崖而死,陛下也没有半分同情或抚慰的意思。

    连百姓中都有为楚世子立冢的,而陛下明知定王一族不可能有人能为楚世子奔丧办白事,却无动于衷,最要紧的是,这都是由瓮喻牵连而来,瓮喻是陛下的女儿,犯了错事,陛下竟然一点愧疚之心也没有。

    至少,不为定王一族,也该为这份愧疚,为楚世子立冢,找到尸体,为其安葬。

    可是陛下没有。

    直到现在,仍旧没有半点动静,似乎这些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之前对宫家的体恤,岂非不是真的?

    那宫家是真的被贬官,被无缘无故贬为庶民,而不是所谓陛下同情体恤。

    那姚将军从边关传回来的急报中,指名道姓只有宫家才能救大周,姚将军在关外,必然最是清楚怎么才能翻盘,姚将军说必须是宫家,就必需宫家无疑了。

    可是如今宫家被无缘无故地贬为庶民,必然心寒。

    而且宫家不再是将门,怎么还会挂帅出征,怎么还能救大周于水火之中。

    众人的心不断的下坠。

    如果宫家不挂帅出征,西青必然直破鄞州,攻入青州,到时,便是直取长安!

    西青是会屠城的。

    他们这些人,到时全部都要亡命!

    众人跌跌撞撞地跑向宫府。

    而宫府前,早已聚集大批民众,跪在门口,高声道,

    “宫将军,求您救救我们吧。”

    “宫将军,求您救救我们吧。”

    百姓们跪在宫府门口,老少男女皆有。

    呼声震天,还夹杂着哽咽的声音。

    面色哀凄,痛心疾首地一次次呼唤。

    众人看着那扇朱红的大门,却久久没有人从里面出来。

    “宫将军!”

    “救救我们吧。”

    “若是您不救我们,长安必然会被西青屠尽,大周就要完了,我们全都会没命啊。”

    “宫将军,求您救救我们吧。”

    没有说是哪位宫将军,百姓们心中却知,宫将军三个字,是一个符号,是一个图腾,从前到现在,无数位宫将军用鲜血铸成这个图腾。

    这个图腾,是守护大周的图腾,唯其才能够守护住大周千秋,可是他们从前忽视了这三个字,把其当成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于是,这个图腾离去了,大周的守护神骤然消失,他们还不觉,唯到危难时,才知道,这个图腾对他们,对大周来说,有多么重要。

    有几个头上带了伤的人,跪在最前面,是被西青的细作所伤,

    几个受了伤本该虚弱的人却是呼唤得最大声的。

    西青的细作都已经把手伸到长安里来了,可见如今,若是再不及时制止,西青就真的要攻入长安,占领大周。

    如果宫将军真的不救他们,他们还怎么活。

    呼声震天,且跪在宫家门前的人不断地增多。

    “宫将军,求您救救我们吧。”

    “宫将军,救救我们吧!”

    “只有您能救我们啊!”

    百姓跪拜,整整跪满了宫府前的那条宽街。

    人人呼喊,哭泣,崩溃,请求。

    众多的声音中,宫将军三个字不停地被齐声呼唤。

    只是三个字,却是他们活下去的唯一希望,每个人都在喊宫将军,声音混杂,不分你我。

    却达成同一个祈愿,他们希望大周的守护神再度回归。

    大周的守护神,是从前那五十七座牌位的风骨,是一脉相承的忠烈气概,是为民拼死搏杀,纵横沙场无敌手的宫家郎,是杀伐决断,万民敬仰的宫将军。

    从不论生死,从不论功绩得失,百姓质疑,不气不恼,百姓不知其功绩,亦不急不躁,从不计较。

    从始至终,将百姓放在第一位,对于百姓从来都是毫无保留地保护和原谅。

    去,一身白衣盔甲红缨枪。

    回,则扬戈断崖,高头大马,战旗烈烈飞扬,万民欢呼。

    死,纵马革裹尸,亦天下缟素,铺白千里,万民送葬。

    宫将军三个字,从来都不是特指哪一个人。

    而是这个家族,这数十个或逝去或健在的为国为民,征战沙场的宫家郎。

    每每宫家出战,所有人都默认此战必胜,放下担忧的心。可是他们竟然没有意识到,自己一直在依赖着宫家,依靠着这个家族,依靠着那几个满身旧伤,数度生死攸关仍咬牙挺直脊梁的男人。

    如今守护神骤然消失,他们终于明白过来,这一直以来的安定与平静,是谁在苦苦支撑,用尽全力去维全。是谁一声不吭,生生扛起万民的期盼与未来。

    是他们的错啊,是他们对不起宫家,若是他们能早点明白过来,从前宫家被贬官,被削职,不是因为陛下体恤,而是因为功高震主,只要有他们维护和全力追随,也许宫家就不会败落成今天这副模样。

    如今,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宫将军,败落得连女儿逝世都没有办法为其求得公道。

    从前长诀小姐便说过,从小到大,见不到几回父亲。

    如今,这个见不到父亲几回的姑娘死了,而承担了无数重担,为大周拼杀搏命耗尽数十年华的父亲,到头来,竟然连为她求一个公道,求得安宁离开,求得全尸下葬的资本都没有。

    一朝被贬庶人,无人为这个岌岌可危的家族发声,无人能患难与共,年过半百的父亲纵使再痛苦,都没有为她发声,求得公道的能力。

    一整条街都跪满了民众,甚至对面的楼台上,都是密密麻麻的人,一遍遍恳求,一遍遍呼唤宫将军三个字。

    满街的人声如山海涌来,

    “宫将军。”

    “宫将军!”

    “宫将军!”

    声势浩大,从远远的地方如浪潮一般涌过来,一直蔓延到街的尽头,数千民众,疾声高呼。

    宫长诀戴着锥帽站在楼阁上,听着一波波的声浪传来,一声接着一声,不绝于耳。

    她似乎能看见前世宫家铁骑要进宫讨要说法时,宫墙外的呼声震天,高声疾呼,要求制裁通敌叛国的宫家,百姓们站在宫外,一层又一层的人墙,像天一样压下来,压得人喘不过气,压得人心肺俱裂。

    回忆中的高声斥骂,和现实中,耳边一遍遍高呼的宫将军,交织着在她脑海里回荡。

    眼前一会儿是百姓们那些厌恶失望的表情,一会儿是恳切而愧疚的面孔。

    一声声的疾呼冲击着宫长诀的耳膜。

    她扶着栏杆,看向跪满了一整条街的百姓们。

    宫将军三个字,如雷贯耳。

    她无由来泪盈于睫。

    若是前世,宫家也能有这般的威望和百姓的信任该有多好。

    至少不会死得那么不明不白,遗臭于世,在众人眼中,以欺世盗名的面目死去。

    满门抄斩,一百二十一人,除却她之外,一个不留。

    除却老弱妇孺,还有她刚刚成年的弟弟宫忱,还有为了百姓生死相搏大半生的父亲和叔父。

    前世,宫家若能这般得民心,该有多好。

    一声声的宫将军仍响彻在耳边,似要响遏行云,贯彻苍穹。

    宫长诀闭上眼,听着那三个字燃烧在耳际。

    一遍遍地重复,她握紧了栏杆。

    她复睁眼,一双眸坚定而清亮。

    这一世,宫家不是欺世盗名,人人唾骂的奸佞,她的名声也依旧清清白白,她所能倨傲,所能倚仗的一切,全都还在。

    宫家绝不会再任人宰割,走上前世那般的结局。

    所有受过的苦难,她会亲手一一奉还。

    敌人怎么让宫家灭亡,她这一世,也会以牙还牙,用同样的方法,让敌人身败名裂,坠入无尽深渊。

    她会握着她所能倚仗的一切,刀刀见血,步步不留行,屠尽敌人,为前世里无端遭受劫难的家人报仇雪恨,为那些曾经遭受过的苦痛拔刃鸣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