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山河不长诀 > 只是当时已惘然(1)
    只是当时已惘然(1)

    宫长诀到底还是喝了酒。

    关无忘喝三杯,她喝一杯,喝得有些迷迷瞪瞪,不知是关无忘忽悠得厉害,还是桂华酿确实好喝,亦或是她心里有事堵得慌,她不自觉地把酒像水一样灌下去。

    关无忘道,

    “你就没有什么想要问我?”

    宫长诀晕乎乎地点头,

    “有。”

    “为什么,我父亲和叔父找过你,你不告诉我?”

    关无忘笑,

    “因为他会告诉你。”

    宫长诀托着脸,闭上了眼,没有回答。

    关无忘道,

    “我以为,你会问我有没有带过他来这种地方。”

    宫长诀摆摆手,有点口齿不清地道,

    “他不可能来这种地方。”

    关无忘笑,

    “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谁。”

    宫长诀没回答,但却又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关无忘道,

    “往常时候自然不会来,可他今日一定会来。”

    宫长诀微微睁眼,眼前的关无忘变成了模糊的重影。

    “为…为什么。”

    关无忘没说话,只是笑着给自己斟满一杯。

    宫长诀道,

    “你等会儿…记得去街头第一个茶楼里找梳妗…你见过的……叫她带我回去。”

    关无忘道,

    “你都醉成这样了,还记得这么多事情。”

    楚冉蘅推门而入,看见宫长诀托着脸,迷瞪着眼睛在和关无忘说话。

    关无忘抬眸看了楚冉蘅一眼。

    转而向宫长诀问道,

    “宫长诀,我问你一个问题。”

    宫长诀摇摇头,又点点头,用手托着半边脸,

    “算了,你问吧。”

    关无忘道,

    “你是不是喜欢楚冉蘅?”

    宫长诀下意识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却又马上开始摇头,大着舌头问道,

    “你……你说谁?”

    关无忘笑笑,起身离开。

    楚冉蘅淡淡道,

    “以后别让她来这种地方。”

    关无忘展扇,

    “知道了。”

    关无忘推门而出。

    宫长诀趴在桌上,手无意识地拿着酒杯,一下一下地敲击着桌子,轻轻答了一句,

    “不喜欢。”

    不敢喜欢。

    楚冉蘅的脚步微顿,却见宫长诀摇摇晃晃,就要跌下座位,楚冉蘅忙上前接住她。

    宫长诀却忽然哭了,

    “太疼了。”

    她抓住楚冉蘅的衣襟,

    “真的太疼了。”

    楚冉蘅以为是她摔下来时撞到了哪里,见她捂着脖子,忙把她的手拉开,却未见任何伤痕。

    宫长诀无声地流着泪,没有睁眼,两行清泪从她眸中落下,

    “簪子刺破我喉咙的那一刻,真的太疼了。”

    楚冉蘅微微皱眉,

    “什么时候?”

    宫长诀呜咽道,

    “真的太疼了,我不敢再来一次了。”

    她痛哭,揪着他的衣襟,

    “为什么跟着我跳下来,为什么要跟着我死,你知道,我第一次梦见你陪着我跳下来的时候,我有多害怕,多无助吗。”

    楚冉蘅面色凝重。

    宫长诀却揪着他的衣襟痛哭,

    “你才二十三岁啊,你怎么能为了我死。”

    而楚冉蘅的眉头却紧紧皱着。

    她在说谁?

    宫长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每回梦见,都怕得要死,可是我偏偏夜夜都梦见那一幕,你怎么能这么做。”

    “那断崖那么高,你怎么说跳就跳。”

    “你才二十三岁,没有娶过妻,还有很多风景都没有看过,有很多事情没有尝试过。”

    她倒在他身上,他却僵直了身体。

    她喃喃道,

    “世事太折磨人了,我不该给你编剑穗,不该去看你簪花游街,不该去捡那块帕子,火场的火好大,我以为这辈子见不到你了。”

    她靠在他怀里,喃喃道,

    “簪花游街的时候,我丢给你,你没有接,我何苦再去捡回来。”

    楚冉蘅看着宫长诀的脸,

    原来,她回火场,是为了捡一张帕子。

    一张扔给过心上人的帕子。

    她给那个人编过剑穗,看过那人簪花游街,甚至给他扔过绣帕。

    但那个人,不是他。

    楚冉蘅忽然想起,在大宴上,他本欲说自己与她有婚约为她遮掩,她毫不犹豫握住了左晋的手,说她与左晋情投意合。

    左晋去年考了科举,是二甲传胪。

    左晋今年,年岁正好二十三。

    她…与他情投意合。

    正对着云月坊街的窗子被风吹得一扇一扇,远处的人语似乎离得极远,渐渐地听不见了。

    远处暖灯一瞬在他眸中熄灭了光。

    他记忆中,一个小女孩的笑脸一晃而过,她握住他的手,

    “哥哥,我知道旁边有一个废弃的房子,那些黑衣人找不到你的。”

    黑夜里,他的脸明灭不清,一身白衣尽污,身上都是血痕。

    小女孩握紧他的手,

    “等天亮了,哥哥就可以回家了。”

    他握紧她的手。

    三年过去,她从墙头跌落,惊扰了一树桃花。

    他记忆中的她,像穿过千山万水而来,此刻竟有了几分陌生感。

    风将正对云月坊街和窗吹得关上。

    楚冉蘅把宫长诀打横抱起。

    他以为她曾经喜欢过,会一直如此,是他太自负。

    江山易改,沧海桑田的道理,他并非不懂,可面对她,他总忍不住多生出一份憧憬。

    但江山改过千万次,沧海桑田千万次,怎么会恰好在他们身上停止不变。

    她总有向前看的资格,她选择回忆或是遗忘,都由不得他半分。

    每一片落花回不到枝桠,而他们也回不到过去。

    大片大片的月光撒在屋檐上,清辉落寞,寒得似冰。

    宫长诀醒来,只觉得头爆裂一般地疼,她摁着太阳穴坐起来,梳妗忙上前道,

    “小姐您醒了。”

    宫长诀揉着太阳穴,丝毫记不起昨夜后来的事情,只记得自己似乎与关无忘喝了酒,

    宫长诀道,

    “我昨晚上是怎么回来的?”

    梳妗递给她茶,

    “小姐昨天晚上是自己回来的啊。我在茶馆里,就有人告诉我,说小姐你先回去了。我半信半疑,回了府里,发现小姐已经在床上躺着了。”

    宫长诀微微皱眉,

    “我自己回来的?”

    梳妗点头,

    “小姐确实是自己回来的,奴婢回来的时候,房间里也只有小姐您一个人,只是好奇怪,为什么看门的护卫和家丁都没有看到小姐?”

    宫长诀接过茶杯,想来大抵是关无忘送她回来的,照他的性格,不走正门也实属正常。

    墙也不算高,对他们这种习武之人,轻轻一跃就跨过去了,门口的护卫要是看得到才奇怪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