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山河不长诀 > 削权(15)
    削权(15)

    宫长诀淡淡道,

    “既然想让父亲听到,那我便成全你们,唤他前来,听听你们的说辞可好?”

    两个丫鬟一时似乎都慌张起来,但不远处站在阁楼上的万姨娘却露出了笑意。

    一个丫鬟忙磕头道,

    “大小姐,求求您,求求您,饶了奴婢吧奴婢错了,奴婢不该说这些话让您听了堵心,奴婢该死。”

    说着,那丫鬟忙左右开弓打起自己的耳光来,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宫长诀道,

    “我还没有说什么,你这般行状,是想让旁人误会我冷漠无情,视奴为草芥,不通情理吗?”

    丫鬟却是依旧自顾自扇着耳光,根本不理会半分,只是一直极用力地扇自己,嘴角都渗出血来。

    宫长诀敛眸,眸色一沉,看来有些人,是非要她成为处罚者不可。

    宫韫走出书房,

    “什么事这么吵?”

    闻言,另一个丫鬟忙跪着爬到宫韫面前,声泪俱下,

    “老爷,求求您,救救奴婢吧,大小姐要处罚奴婢们,说要将奴婢们发卖,可是奴婢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啊!”

    宫韫抬眸看向宫长诀。

    而宫长诀眸色淡淡,似置身事外一般。

    宫韫道,

    “简直是荒谬,若你们没有丝毫错处,怎么会被大小姐惩罚。”

    丫鬟忙揪着宫韫的衣裳下摆,

    “求求老爷,救救我妹妹吧,大小姐罚她自打耳光,可她有瘀血症,要是再让她打下去,只怕会血流不止,白白丧命啊。”

    说着,那个自打耳光的丫鬟便应声到地,口吐白沫,面上的血痕带着紫黑,似已死的人一般。

    宫长诀敛眸,

    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她。

    宫韫道,

    “长诀,这两个丫鬟到底犯了什么错,要这么惩罚?”

    宫长诀淡淡道,

    “背主。”

    醒着的那个丫鬟忙道,

    “大小姐,您就承认了吧,奴婢们根本就没有做错什么,不过是见着了您和四院的小厮卿卿我我,还宽衣解带……”

    宫韫猛地一脚踹在丫鬟身上,

    “当真是背主,大小姐岂容你如此污蔑!”

    “来人,将这丫鬟拖下去!”

    宫长诀缓缓道,

    “慢着——”

    宫长诀上前,看着丫鬟,道,

    “既然是与我贞洁有关,自然不能这般草草了事,否则日后必定后患无穷。”

    宫长诀抬眸看向宫韫,

    “父亲,还请让全家都聚在前厅,好好地听这丫头掰扯掰扯,也好全了女儿的声誉。”

    宫韫道,

    “说得也是,这般刁奴,定然不能轻饶了。”

    晕过去的丫鬟被人抬走,众人聚于前厅中。

    宫韫道,

    “今日,在书房前,有婢女诬陷长诀,为防止往后后患无穷,今日让大家都坐在这里,是为了澄清诬陷之语,好以绝后患。往后再不准如此背主之人留存在宫府中。”

    宫长诀站在堂上,看着跪下的丫鬟,而丫鬟啜泣不止。

    宫长诀的视线扫过众人,落在万姨娘身上时,万姨娘无由来地心一颤,有些慌乱,宫长诀的眸如一把利刃,似乎能划破所有的表皮,刀刀见血。万姨娘忙微微低下头,避开宫长诀的视线。

    宫长诀冷声道,

    “今日之事,不管这造谣的人是谁,都绝不轻饶。”

    绝不轻饶四字一出,万姨娘抬眸看向宫长诀,见她眸色淡淡,不复方才狠厉,心中也道,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方才宫长诀那眸间的狠厉定是她的错觉。一个十六岁的小丫头,能有多厉害。

    万姨娘这么一想,目露笑意,

    “大小姐,这轻不轻饶左右也只是两个婢女的事情,但是这婢女这般模样,怕不是有话要说。到底大小姐心中坦荡,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若让她说了,也好把事情弄清楚,免得坏了大小姐的声誉。”

    万姨娘看着宫长诀,而余光落在丫鬟身上。

    她言语中似都为着宫长诀考虑,却是逼着宫长诀要给丫鬟说话的机会,不给就是心中有鬼,有见不得人的事。

    宫长诀轻笑两声,

    “万姨娘说得对。”

    万姨娘闻言,眸中带了笑意,果然不过一个小丫头,好哄骗得厉害。

    宫长诀对着丫鬟道,

    “有什么便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丫鬟跪在厅前,声泪俱下,却不是对着宫长诀,而是对着宫韫,

    “老爷,就算是奴婢与妹妹有什么过错,也不至于这般处罚,奴婢的妹妹有瘀血症,大小姐是知道的呀。奴婢与妹妹同为紫藤苑二等婢女,日夜都在紫藤苑中伺候大小姐,可大小姐怎能因为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如此重罚,这般处罚。奴婢的妹妹如今只怕要送命。”

    宫韫道,

    “到底是什么罪名,让大小姐要惩罚你,你又如此污蔑大小姐,再这般言之无物,若再不说实话,便家法伺候。”

    丫鬟似被吓到了一般,怯生生地看向宫长诀,咬紧了唇,似犹豫不决,

    “大小姐……大小姐她……”

    左氏放下茶杯,冷冷道,

    “说!再不说拖出去乱棍打死!”

    丫鬟一副慌乱的样子猛地磕头,道,

    “奴婢要揭发大小姐与人私通!”

    左氏猛地一拍桌子,

    “来人,把这个满嘴喷粪的奴才给我拖下去狠狠地打!打到不说胡话为止!”

    丫鬟猛地磕头,

    “奴婢说的是真的,奴婢有证据!”

    “大小姐在五月节前夕将自己的簪子赠予了小厮阿远!”

    “奴婢所说句句属实,不敢欺瞒啊!”

    宫韫闻言,面色微变。

    小厮阿远他是见过的,生得俊秀,手上也有几下拳脚功夫,宫韫也曾动过要将其收入军中的打算,难道真的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长诀与这小厮日久生情了不成?

    长诀不愿嫁人,难道是因为心上人是这阿远,二人身份低微,相差甚远,无法婚配,为与之相守,所以长诀才不愿嫁人?

    宫韫只觉得心下也有些不安和不确定。

    到底是他的女儿,他也不愿女儿为了区区一个小厮而耽误,可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左氏道,

    “将小厮阿远带上来。”

    阿远被人带上来,眉目俊美,纵使一身小厮衣裳,也比旁的小厮要出众些。

    堂上众人见了,多少都有些动摇。

    若是普通小厮倒不至于入眼,可这小厮生得如此好看,日日相见,日久生情也说不定。

    丫鬟急道,

    “奴婢若有一句假话,天打五雷轰,奴婢亲眼见阿远与大小姐卿卿我我,甚至在紫藤苑中,与大小姐衣衫凌乱着一同进了内室,奴婢亲眼所见,绝无半句欺瞒。”

    “而奴婢与自己的妹妹看见了这一切,让大小姐知道了,大小姐就让奴婢们跪着,还让奴婢妹妹自打耳光,大小姐是知道奴婢妹妹有瘀血症的,一旦受伤,极难痊愈,一点小伤都可能要了命。大小姐这般,无疑是要杀人灭口啊!”

    堂上众人闻言,眉头都皱起来。

    唯有万姨娘,眸间压抑不住的喜悦,一双吊三角的眼看着丫鬟,弯起了瘪瘪的唇,隐隐有几分刻薄让人生厌。

    宫韫沉声道,

    “长诀,你是否真的…”

    宫韫叹了一口气,到底是没有说完。

    宫长诀跪下,恭敬道,

    “女儿想请您听完。”

    只是一句话,再没了下文。

    宫韫心中咯噔一声,难道真如这丫鬟所说?

    宫长诀淡淡道,

    “既然这丫鬟说你与我有私,你又怎么说?”

    阿远瞟了万姨娘一眼,

    忙道,

    “诀儿,你曾说过要嫁给我,绝不嫁给旁人,纵使是什么王侯将相你也不愿嫁,就算一生都只能困在这个院子里,只要能与我一起,你什么都不怕了,如今既然在老爷面前,不若便招了吧。也好求老爷给你我机会在一起。你我可是已经……”

    众人闻言,只觉得有几分沉重。虽这小厮未说出口,但也知他要说的是什么。

    阿远看着宫长诀,眸中皆是深情款款。

    看起来并未掺半分假,几分纠结和爱意亦让人觉得信服。

    宫长诀忽然笑出了声,几声轻笑落在众人耳中。

    “好一个情郎,句句说的话似在为我考虑,却句句诛心,大庭广众之下,玷污我之名节。”

    宫长诀返身,笑着问道,

    “你说与我有私,那我问你,可曾见过我在背上的桃花胎记?”

    小厮微微皱眉,看向万姨娘,不对,万姨娘明明说大小姐的胎记在手上,可为什么大小姐却说在背上。

    小厮反应过来,对了,定然是大小姐说了假话,想骗他露出马脚。

    小厮忙装作痛心的模样,道,

    “你胡说,诀儿,你怎能这样对我,你的胎记明明在手臂上,你我已有夫妻之实,你除了我又能嫁给谁。这般要推开我的样子,难道你忘了我们曾经的那些誓言了吗。”

    句句都透着沉痛和不敢置信,完全是一副被心上人背叛的模样。

    万姨娘看了,得意地一笑,还好她早有准备。

    宫韫闻言,看向宫长诀,尽是难以置信,有如雷击一般,手止不住地颤抖。几欲开口,却不能出声。

    片刻过去,宫韫却又觉察出一丝不妥。长诀的胎记确实在手臂上不假,可是那胎记明明就是一朵极似霜花的花,见之难忘,哪里是什么桃花胎记!

    这小厮口口声声与长诀有私,却连这么明显的错误都没有发现。

    分明就是这小厮在栽赃嫁祸长诀!

    宫韫猛地将茶杯砸出,滚烫的茶水四溅,宫韫怒道,

    “哪来的这厮,竟口出狂言!”

    “来人,拖出去乱棍打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