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山河不长诀 > 无标题章节
    削权(14)

    宫长诀戴着面纱坐在茶楼一角,说书先生在台上道,

    “要说起这宫大将军与夫人的故事,那可算是美谈佳话,宫家的儿郎连年在战场拼死搏杀,而战场上瞬息万变,一朝生一朝死,刀剑无眼,谁都不知道下一刻会不会出事,所以少有官宦王侯人家愿意将女儿嫁去宫家,宫家儿郎难娶妻,这位宫大将军亦是一直到了二十六岁也未成亲。”

    “但是——”

    “二十多年前,一个方及破瓜之年的女子,站在城墙上,看见大周的军队凯旋而归。”

    “结果在城墙上,这女子脚底一滑,猛地翻过了矮城墙,直直就往底下掉,当时看着这情况的众人,那都是闭上了眼睛不敢看,谁知,那凯旋归来的将军,竟从马上一跃,从半空中接住了那少女,那一刻,少女衣袂翩飞,看着年轻俊朗的将军,一颗芳心便失落了,待落地,众人见少女被少将救下,拼命地鼓掌欢呼,而女子自然对将军一见钟情。”

    “这女子,便是当今御史大夫的嫡长女,御史大夫知道了女儿的心思后,其实是不愿意将女儿嫁给宫将军的。毕竟沙场上刀剑无眼……”

    宫长诀用手撑着额头,听着说书先生的话。

    其实故事倒是真的,她的父母也是两情相悦。成婚后亦是恩爱非常,只是万姨娘的出现,一下子让两人的关系有了几分生分与尴尬。

    万姨娘仰慕父亲,便设计趁父亲酒醉时爬上了父亲的床,怀上了孩子。父亲只得将其迎进府中。

    大抵自那以后,母亲便心中有了一道隔阂,虽不言,却到底难过去。

    而如今宫家岌岌可危,父亲也没有时间去调和两人之间关系,这些年来,聚少离多,早已是将隔阂愈发扩大。

    宫长诀叹了一口气,端起茶杯,窗外的桃花被风吹拂,摇动起来,一片花瓣飘入了宫长诀的杯中。

    宫长诀放下茶杯,唤了小二,小二忙上前替宫长诀换过茶水。

    说书先生道,

    “这御史大人说,倒不是不能嫁,只是聘礼有些困难,三天之内要一篮子雪花。”

    “但那时可是大暑时节,哪来的雪花。”

    众人啧叹,

    “这未免也太为难人了吧。”

    “大夏天从哪里找雪花啊。”

    说书先生摇摇头,

    “非也非也,冰窖里可是有冰的。”

    听客道,

    “可是冰窖里的雪是被人弄进去的,融了又结,雪花早就被破坏了。”

    “更何况,就算找到了,怎么把雪花拿出去还是个问题呢。”

    说书先生道,

    “雪花自然是被破坏了许多,可是总有一些是没被破坏的。咱们的宫大将军,为了能说服丈人,自然是毫不犹豫地开始在冰堆里找雪花。这找嘛,自然也是能找得到的,但是,这雪花一用手指去碰,马上就化了。”

    听客道,

    “那就用旁的器具挑出来啊。”

    说书先生道,

    “欸,咱们的宫大将军也是这么想的,但雪花这么小,宫大将军是用什么器具挑出来的呢?”

    众人沉默,说书先生笑道,

    “宫大将军是用一双铁筷子将雪花挑出来的。”

    “而且是一朵一朵地挑,挑了足足三天,但是,这也只有小半篮子,咱们宫大将军心眼直,拿的可是平时妇人们上街买菜用的大篮子。”

    众人闻言哄笑,

    “没想到大将军看起来精明,在战场上谋划过人,在旁的事情上居然这么死心眼。”

    说书先生道,

    “三天的期限到了,但还没装满一篮子,大将军简直是心急如焚。”

    “想着,难道真的要孤独终老了?”

    “这时,咱们的宫小将军看见了,只哈哈大笑,笑兄长木鱼脑袋,御史大夫又没有说要多大的篮子,怎的就必须要装满一个这么大的篮子。”

    “总之,忙里忙外,终于是将这一篮雪花给挑出来了,用冰包着送去了御史府,御史大人一看,也是惊了好一会儿。”

    “御史大人心里想,这个直脑子的后生,居然真的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挑了一篮子雪花,还都是亲自动手未曾假手于人,本来是想让这后生知难而退,说要雪花作聘礼不过是委婉的拒绝之辞,却没想到这直脑子的后生竟真的以为要雪花作聘礼,还真就在盛夏天气里弄了一篮子雪花,仔细看,还片片分明。这下子可下不来台了。”

    众人大笑,

    “也算是歪打正着,这下御史大人怕是不同意也得同意了。”

    “直脑子果然也还是有直脑子的好处的。”

    “宫大将军原来还有这么呆的一面。”

    说书先生笑,

    “御史大人原先是没有想将女儿嫁给宫将军的,但是看了这一篮子雪花,也知道,宫大将军是个本分老实的,也靠得住,最主要是这份心意难得,冰窖里待三天,不傻也得冻傻了,偏偏这后生就是这么坚持着挑出了一篮子雪花。”

    “就这么想着想着,御史大人居然就点头同意了,宫大将军知道御史大人同意了,那叫一个开心,还以为真的是这聘礼起的效果,可是却不知道,老丈人是看中了他的性情和那份真心。”

    众人闻言,都笑起来,

    “宫大将军未免也太好笑了,当真是一个直脑子啊。”

    “之前看那么多次宫大将军拿着剑骑着马一身煞气地进城,我还以为宫大将军是那种杀伐决断,冷若冰霜的人。却没想到,竟然也这般可爱。”

    “一想到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蹲在冰窖里,小心翼翼地拿着筷子一朵一朵地挑雪花,我就忍不住地想笑。”

    宫长诀将茶饮尽,抬步出了茶楼。

    万姨娘这些年,作妖的时间不少,母亲与父亲之间的隔阂也因其越来越深。

    如今听得这般过往,却是愈发为父母感到可惜。

    原来父亲曾经为了母亲曾在冰窖中三天三夜,拿出众人觉得不可能拿出的雪花作聘礼,曾经就是这般艰难也要娶到母亲。

    如今,一个万姨娘却生生横隔在母亲与父亲之间。

    宫长诀回到宫府,小厮来报,说是父亲叫她。

    宫长诀进了书房,见父亲坐在几案前,看着中间放着用来降温的冰盒,似乎若有所思。

    宫长诀道,

    “父亲。”

    宫韫回过神来,

    “来了。”

    宫韫道,

    “这件事,我与你叔父商量过了,我们决定先悄悄将族亲送到幽州老家,先力求族亲能安然无恙。再商讨是否与关廷尉联手。”

    宫长诀知道万事不可操之过急,点点头道,

    “还是父亲思虑得周全。”

    宫韫道,

    “长诀,你如今长大了,比为父想的长大得还要快,还要好,从前也从未想过,我的女儿能有这般能力,真的能护住宫家,也能保护自己,他日若你嫁人,我也可放心了。”

    宫长诀道,

    “女儿不嫁人。”

    宫韫道,

    “胡说,女儿家哪有不嫁人的。”

    宫长诀道,

    “如今宫家虽在百姓中赢得了一席之地,可在朝堂中,仍旧摇摇欲坠,将来要做的事情,只怕是比我们想象中更加艰难,若不能亲眼看宫家安定下来,我绝不会嫁人。”

    宫韫道,

    “这是为父与你叔父该做的事情,你怎能冒这个险。”

    宫长诀道,

    “父亲不必劝,女儿心里有数。”

    宫韫叹了一口气,知道这个女儿一向是倔得八匹马也拉不回的,也只能暂且放下这个问题,

    宫韫转而道,

    “关无忘想扶谁上位?”

    宫长诀端着茶杯,

    “听说,皇长孙于先帝虽然被杀,但是原先的那位太子殿下却仍活着,并且还有一个小儿子活在世上。”

    “至于关无忘想扶哪位上位,这就由不得咱们了,太子虽名正言顺,到底是年纪已大,小儿子虽没那么名正言顺,但到底是太子之子,也是皇长孙的弟弟,如今此二人皆被囚禁。”

    宫韫叹了一口气,

    “无论怎么算,也总比如今金銮殿中那位好。”

    宫长诀的目光落在眼前的冰格上,一些碎冰正融化着。

    “今日,女儿听闻父亲曾以一篮雪花作聘礼,求娶母亲,?”

    宫韫看向冰格中的冰,

    “当年你外祖父是要让我知难而退,要委婉地拒绝我,我何尝不知,只是一想着娶不到你母亲,心中就跟扎了一根刺一般。于是,花了三天三夜,将雪花挑出来,大抵也是被诚心所动,你外祖父才愿意将你母亲嫁给我。”

    宫韫的眸中动容,似想起了往事。

    宫长诀道,

    “父亲如今,还愿意为母亲再挑雪花吗?”

    宫韫叹了一口气,

    “只怕她已经不再愿意要了。”

    宫长诀不再问,起身推开门,却听不远处传来一阵哭声。

    宫长诀走过去,见是两个丫鬟,两人跪在地上,一个在哭,一个在安慰。

    “凭什么我要被这样罚跪一天,又不是我要看的,大小姐怎么能这样做,明明就是自己遮遮掩掩不敢见人。”

    宫长诀双臂抱胸,淡淡地看着两人的背影。

    另一个丫鬟安慰道,

    “谁让你看了不该看的东西,你若是再哭,引来了大小姐可怎么办,只怕还有得你受的呢。”

    哭着的丫鬟道,

    “大小姐自己偷人,被咱们看到了又怎样,错的又不是咱们,凭什么要咱们受罚。”

    另一个丫鬟道,

    “你快别说了,要是被人听见了,你只等着发卖吧。”

    哭着的丫鬟啜泣着。

    宫长诀上前两步,淡淡道,

    “怕谁听见?”

    两个丫鬟听着声音,只觉得耳熟,却一时想不起,忽然,两个丫头面面相觑,抖如筛糠,回头看向宫长诀。

    而宫长诀站在阳光下,面色一片清冷。

    两个丫鬟如见鬼了一般,看见宫长诀那一刻下意识大叫起来。

    宫长诀挑唇笑了,

    “怎么,看见我,觉得很可怕吗?”

    宫长诀慢慢走到两人面前,淡漠地道,

    “跪在父亲的书房前面,是想让父亲听到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