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山河不长诀 > 退婚(12)
    退婚(12)

    宫长诀讽笑道,

    “你不必担心,孟家挖走了朝廷数百万两的银子,正等着你们朱家给他们填呢,孟家虽样态清高,但也不是傻子,你们朱家这样的救命稻草,孟家怎么可能放手?你该不会还以为孟华文是因为喜欢你而与你在一起的吧?孟家这般见利忘义,唯利是图,也就你们这铜臭之家才会受骗。”

    朱钰身子一软,眼神难以置信,

    “你说什么?华文哥哥明明……”

    宫长诀捏着朱钰的下巴,笑着道,

    “朱小姐,我还有一个喜讯要告诉你。”

    她唇角轻扬,却尤同地狱中爬出的恶鬼,周身气息阴翳。

    朱唇微启,一字一句道,

    “蛇床子、白茯苓、甘松、白礬、肉蓯蓉、紫稍花,細辛,麝香。”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这味药名曰相思锁,只要服下,片刻后,服用相思锁的男女便会不由自主地交缠在一起,极尽缠绵,刻骨难忘。”

    朱钰只觉背后发凉。

    宫长诀捏住她的下巴,抬高她的头,宫长诀直视着朱钰的眸,那目光直直地像利剑一般射入朱钰眼中。

    “知道为什么是喜讯吗?“

    ”因为我还往里面加了一味鹿洋,抵去了麝香堕胎的风险,我替你保了胎,你该谢谢我才是!”

    宫长诀放手,朱钰猛地倒下,倚着栏杆跪下,面对着人流,她面纱已落。

    朱钰只觉得如坠地狱,似被恶魔盯上,浑身抖如筛糠。

    宫长诀轻蔑地一笑,

    猛地拉开阁台上的帘帐,面向朱钰哭着高声道,

    “朱小姐,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与孟家公子私通害我退婚便罢,如今还要置我于死地,你已经怀了孩子,就不能有半分为人母的慈心吗?”

    朱钰爬起,扶着栏杆,手仍颤抖着道,

    “你说什么?”

    宫长诀拉过朱钰的手,袖子在朱钰的颈上掠过,擦去了朱钰颈上的血,染得宫长诀袖上尽是血痕。

    长袖遮挡住了宫长诀拔下朱钰发上簪子的动作。

    宫长诀背靠栏杆,街上的行人纷纷驻足,

    “欸,那不是朱家那庶女吗?”

    “是呢,上次在钗梦阁,就是她硬夺了宫小姐的簪子,幸得宫小姐大度未与她计较。否则宫家计较起来,只怕如今没命与人私通呢。”

    “那她身旁的是?”

    宫长诀拽住朱钰的手,高声道,

    “朱钰,我宫长诀便是死也决不会屈服,这婚,是宫家退孟家,不是孟家退宫家。有错的是你们,不是我。”

    朱钰拼命地想把自己的手从宫长诀手中抽出,但宫长诀话语柔弱,眼神却如地狱中爬出的恶鬼一般瘆人。

    宫长诀死死地摁住朱钰的手,朱钰半分也挣脱不得。

    众人恍然大悟,原是那传闻中断发毁婚的宫家小姐。

    那眼前这两人是……

    那宫家小姐断发毁婚,显然是个烈性女子,而朱家那庶女又颇是强势霸道,只怕是有好戏看了。

    宫长诀拉住朱钰的手,靠着栏杆往后一倒。

    对朱钰粲然一笑,下一秒,

    宫长诀便从楼阁上坠落,看起来就像是朱钰伸手推宫长诀的一般。

    众人大惊。

    忽然,一道身影自旁边楼台飞去,横空接住了坠落的宫长诀。

    衣袂翩飞中,宫长诀看见楚冉蘅坚毅的下颌线轮廓。

    她借着衣袖的掩盖用手中刚从朱钰发间拔下的簪子,猛地划向自己的肩,血漫涌出来。

    须臾,两人落地,

    楚冉蘅不可置信地看着宫长诀,一双凤眸中皆是震惊。

    宫长诀敛眸。

    这是她的命,她此生是一个有心机,无所不用其极的人,他该看到,如此,他便再不会靠近她半分。

    宫长诀闭上眼,簪子还插在她肩上。

    众人围上,

    “天啊,这朱家庶女也太狠毒了,竟对宫家小姐下此毒手。”

    “这簪子我认得!是前些日子,朱钰在钗梦阁从宫小姐手上夺走的珠帘簪。”

    “这对面便是医馆,楚世子,不若先将宫小姐送过去。”

    楚冉蘅步步沉重,眼前仍是她用簪子狠狠刺向自己的模样。

    朱钰在楼上看着自己的双手,语无伦次道,

    “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推她,我没有!”

    楼下群众聚集,对楼上的朱钰指指点点,

    “当真是狠毒啊,害宫小姐退婚便罢,竟然还对宫小姐下此毒手。”

    朱钰依旧语无伦次,慌乱道,

    “我没有,不是我推的,是她自己跳下去的,不关我的事。”

    一颗鸡蛋从楼下扔上去,猛地砸在朱钰头上,蛋液流在她发上。

    “如今这般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们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明明就是你将宫小姐推下去的,你还要狡辩吗?”

    “当真是毒妇!”

    “刚刚宫小姐说这朱钰已经怀孕了,这孕说不定是什么时候怀的呢,看她这狐媚样子,想来早已与那孟华文暗度陈仓了,只不过在那宴会上才事情败露罢了。”

    “天哪,这女人真是个疯子,强抢了别人的未婚夫不算,还对宫小姐下此毒手。”

    “说不准就是孟家那登徒子指使的呢。”

    “楚世子,不若先送宫小姐去医馆吧,这附近就有。”

    楚冉蘅耳际充斥着众人义愤填膺的声音。

    然他脑海中只一遍遍回放宫长诀将簪子插进自己肩膀的样子。

    他只觉得心沉得极快,到底是为什么,她竟毫不犹豫地牺牲如此代价,对自己倒戈相向,恨不得以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方式换得她要的结果。

    楚冉蘅拔出她肩上簪子,点了她的穴位止住血,将她打横抱起,步步离开人群,众人的指责声不断,而朱钰已被砸得满身污垢。

    他不管旁人如何置喙,可她怎会如此?

    若非是被逼到了绝境,她绝不会用这种方法。

    她到底经历了些什么?让她竟如此不择手段。

    楚冉蘅将她放在马上,翻身上马,抱住她,驱马而去。

    到了宫府,他将宫长诀抱下,

    门外小厮惊道,

    “楚楚楚世子!”

    楚冉蘅道,

    “开门。”

    小厮方看见他怀中的宫长诀。忙把大门打开,楚冉蘅抬步入内,正碰上从宫府里出来的左晋和左氏,左氏看见倒在楚冉蘅怀中面无血色的宫长诀,大惊,忙道:

    “这是怎么了?”

    楚冉蘅眼前闪过宫长诀用簪子狠狠扎向自己的模样。

    楚冉蘅沉声道,

    “遭受了一些意外,诊治要紧。”

    左晋忙从他怀中接过宫长诀,

    “此番多谢楚世子相救,只是眼下恐怕是不能招待楚世子。”

    楚冉蘅眸光凝在宫长诀苍白的面上,道,

    “先告辞了。”

    楚冉蘅缓缓抬步,左晋忙抱着宫长诀往内院走去。左氏送楚冉蘅到门口,左氏道,

    “多谢楚世子送长诀回来,只是到底这男女有别……”

    楚冉蘅回头,一双眸子沉静,淡淡道,

    “夫人不必担心,今日在下没有来过。”

    左氏忙道,

    “多谢楚世子体谅。”

    楚冉蘅淡淡转身,翻身上马离开。

    左氏忙进了门,身后的洒扫婢子还盯着楚冉蘅远去的背影看。

    李素忙替宫长诀止了血,看向宫长诀肩上的伤口,用簪子比对几分,眉皱起来。

    左氏忙问道,

    “李大夫,长诀的伤可严重?”

    李素忙回过神来,将那柄染血的簪子放在一边,

    “夫人不必担心,大小姐的伤并不严重,只要好好修养些时日便会痊愈。”

    左氏点头,应妈妈忙进房中,

    “夫人,老奴查到了。”

    左氏看向李素,李素忙道,

    “夫人,在下告辞。”

    左氏点点头,李素退出了内室。

    却是回头看了一眼,那伤…似乎不像是旁人扎的……会不会…

    左氏道,

    “说吧,到底是怎么了?”

    应妈妈道,

    “今日大小姐在大街上,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推下了楼,幸得楚世子相救,否则只怕后果难料,而小姐的伤亦是推小姐下楼那人所为。”

    左氏冷眸,道,

    “此人也未免太不将我宫家放在眼里,到底是谁?”

    应妈妈恭敬道,

    “是朱家那庶女,众目睽睽,证据确凿。先是用簪子伤了小姐,又推了小姐下楼。”

    左氏怒道,

    “简直欺人太甚,宴上偷情辱长诀在先,如今又对长诀下此毒手,定要让那朱氏偿还。”

    应妈妈道,

    “夫人说得是,定不能轻饶了此等奸人。”

    左氏替宫长诀将被子往上拉了拉,起身出了内室。

    “你们好好看着大小姐,要是大小姐醒了第一个来告诉我。”

    屋中一众奴仆答是。

    应妈妈紧随其后。

    在左氏和应妈妈出去的一瞬,宫长诀佯作睡梦中翻身,面对着墙壁。

    她猛地睁开眼睛,一双清澈透亮的眸子中情绪沉重。

    她其实一直都没有失去知觉,她能感觉到被人抱起,而那人,是她避如山洪的楚世子。

    宫长诀握紧手,只需今日过去,他便知她是个无所不用其极,城府极深的女子,如此便会对她失去所有好感。

    无论楚世子之前是否喜欢她。

    宫长诀眸中颜色极沉,如夜深露华滴,这一世,她绝对不能重蹈覆辙。

    楚冉蘅……她决不能与他有半分牵扯。

    宫长诀道,

    “梳妗。”

    梳妗眼睛红肿地扑上前来,

    “小姐,您醒了!您可还好吗?”

    宫长诀看见梳妗满面的泪水,想着该是自己行事莽撞,未曾来得及与梳妗说一声,竟惹得梳妗这般担心。

    梳妗道,

    “早知道奴婢就应该挡在小姐身前的,奴婢真的是没用。”

    梳妗的鼻尖和眼圈都红着,她恨自己胆小,居然被吓得怔了半天也没有反应过来,害小姐受了伤。往后若再有这样的情况,她打死也要挡在小姐身前。

    宫长诀眼前却是骤然闪过梳妗在前世为她挡剑而死的模样。

    宫长诀急声道,

    “不要--”

    宫长诀猛地握紧梳妗的手,

    “答应我,要是有危险,千万不要冲上来保护我,你保住自己就是了,若是你死了,我绝不会因为苟活下来而开心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