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网游小说 > 传奇幽影 > 第一百三十九章 醉话叶紫澜
    不是很理解席上一直很沉默的叶紫澜为何会喝醉,看样子她喝的还不少,何明把她扶了起来,一改以前占尽便宜的样子,十分小心地扶住她手臂,不敢过多接触身体,把她扶回家后,又撑着头疼返回广场。

    在场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除了少数烂醉如泥还在发酒疯的人外,热火朝天的筵席已经重新随着夜神而变回了冰冷。

    把还在大喊着没醉,要再和如月影干三大碗的伊玛强行拖回她家后,整个广场只剩下了一堆最大的篝火还在燃烧,而何明脸色苍白得吓人,靠着篝火发呆。

    如月影满口喷着酒气坐在了何明的身边,又倒了一碗酒说道:“嘿,没想到你这小子酒量还真不得了,喝了这么多还没醉!也算得是我如月影的知己了。”

    何明摇摇头说:“并没有,其实我早已醉了,只是我这人醉酒,只会头疼,不会失去意识,喝多了连觉都睡不沉。”

    如月影叹道:“这样啊,那喝酒对你来讲,只怕算不得一件快事。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还喝了那么多酒?对了,我看你扶叶紫澜的时候当真是小心之极,不敢多碰一下,你们住在同一屋檐下这么久,当真什么也没发生?”

    何明强顶着头疼,声音变得极轻,好似梦呓,说话也开始不经过大脑了:“我心中一直当她是最为敬重的前辈的,其实朝夕相处,怎能无动于衷?可是人生总有那许多纠葛放不下,所以还是当她是我最敬重的人之一,罢了!”

    如月影又喝了一口酒,笑道:“我印象中你却不是这般患得患失之人,你应该是个杀伐果断,快意恩仇的人。在比奇城被通缉,赏金还极高。沙巴克和土城的那些庸人也有不待见你,权衡轻重,你倒不如同叶紫澜就留在这岛上,乐得轻松。”

    这话有几分说到了何明的心坎之上,他也倒了一碗烈酒在手上,说:

    “我也知道自己的所为荒唐无比,后果严重,但是我当时就是考虑周全才下手去做的。这天下虽大,前途虽难,却还有等我之人,容不得我避世于此,何况叶紫澜身负的责任,只怕难于放下。”

    如月影嘿嘿的笑了几声,又喝一大口,说:“你还真会为别人着想,可是你考虑过,叶紫澜她是怎么想的吗?”

    何明说:“我也不只是为别人着想,不过,像你们那一批传奇时代的前辈英雄,向来是我一生的憧憬,考虑问题的角度肯定是伟大光辉的,哪里会去多想呢。”

    如月影眼睛微眯,看着何明,那千杯不醉的男子,却仿佛在这几句话中醉了过去,干笑起来:

    “哈哈哈,英雄!的确,叶紫澜能算是英雄,可是我们那时候那些人,还真没几个站的正行的直的!如果你知晓了那时候发生的一些事情,还真不知道你会怎么说!”

    哪知这话一出口,何明那已经似醒非醒的状态消失了,眼睛睁的老大,精神百倍,好像酒已经醒了,连头疼都不那么明显了,连声问道:

    “是么?你能为我讲些那时候的事迹吗?这些内容在比奇的历史书上也只一笔带过,官方根本没有专门的记载,而我一直都很憧憬那些事情呢!”

    这糟糕的对话说明他真的喝醉了,只听到了如月影话里他自己想听的那部分,但是如月影同样没在意任何一句话,就和许多喝了酒的人一样,一心只想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

    “那么,你想知道一些什么呢?半兽人兵临城下,城主号召难民抗敌,比奇烈焰守护带头公开家传的秘籍,这些笼统的事情想必你都知道,嘿嘿,就和你聊聊叶紫澜的故事怎样?”

    何明强撑着打起精神,看上去已经完全没有自我控制的能力了,这压在他心底许久想知道的事情,再也忍不住,问:

    “当然想!你和叶紫澜好像有极深的渊源,到底你们是什么关系?她为何总看上去有些忧伤?她以前发生了些什么事?”

    把手上那碗酒继续一饮而尽,如月影仿佛轻松了许多,再倒上一杯酒,把许多年压在心里的话统统倒出来:

    “向我这样连姓都是别人随意取的人,和叶紫澜这种奇才根本扯不上什么关系。世事难料,被公开的全部秘籍和招式,并非对所有人都有帮助。就比如我,什么都学不会,只能拿把竹柄枪混在人群里做炮灰。

    “叶紫澜却不一样,大多数人还以为她是个邋遢少年的时候,却不多时就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命法术天赋高超,又貌美如花的女孩,更难能可贵的是,她的言行和举止都显得高贵得体,令我们只能仰望,不敢去妄想,嘿,像不像现在的你?”

    何明不加思索地说:“也不完全像,其实我是另有原因,拿她作幻想的对象却也有过。”

    如月影继续喝酒:“还不只如此,不但那些魔法技能就好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那样,一看就会,一使就精,而且她惊人的大局观和指挥能力,也很快就在我们中崭露头角,出类拔萃。

    “一次遭遇伏击的时候,指挥官不幸被半兽人的长矛刺死,我们混乱一团时,叶紫澜临危不乱,一边反击一边指挥,使那次战斗的战果远远大于预期,渐渐的,以后和半兽人的战斗,我们都自发的让她指挥。”

    何明说:“原来如此。”

    如月影说:“随着战斗的继续,几经战阵的我们,慢慢适应了浴血的生活,渐渐和半兽人的战斗中开始打得有声有色起来,而叶紫澜的名声也就越来越响,直到……”

    何明担心起来:“怎么了?难道叶紫澜受伤了?还是被暗算了?”

    “嘿,嘿嘿嘿!越来越多的战斗中,叶紫澜已经完全博取了大家的信任,乃至任何行动都要先问过她的意见,却渐渐忽略了被推为首领的烈焰!使烈焰从众星捧月中渐渐感受到了失落。

    “所以他变得越来越着急,在几次行动中公然和叶紫澜作出了不同的选择,想强行证明自己,可想而知,更多人选择了支持叶紫澜,而烈焰却因为自己的选择使我们遭受了损失,不是他武力过人,差点就回不来!”

    何明说道:“喔!这怎么可能?就算叶紫澜再突出,也不会影响到他的地位啊,像他这样的人物怎么会这样做呢?”

    如月影没有回答,继续自顾自的说:“有些人就是这样,不能让自己半点落后与人,在这件事情以后,烈焰明白了自己和叶紫澜的差距,但是他却没有收手,而是……你猜他干了什么?”

    何明完全没有了醉酒的样子,眼睛睁的大大的,没有开口,用好奇的眼神询问如月影。

    如月影说:“他对大家宣称将保护孤苦无依的叶紫澜,将十几岁的她强行算作自己的女友,打算以此通过控制叶紫澜来巩固自己的地位,他其实做的错事并不多,这件事却彻底让他名声扫地了,唉。”

    何明有些紧张地问:“那叶紫澜呢?她接受了吗?还是反抗了?”

    如月影说:“大概是为了顾全大局吧,叶紫澜没有拒绝,在大家面前一直对他千依百顺。但是私下却从没和他在一起过,生活和行动依然我行我素,维持以前的习惯。傻子都看得出来,叶紫澜没有接受他。”

    何明说:“那烈焰前辈只怕麻烦大了,一件事情出了污点,可以找的毛病就多了,可不会每个人都会顾全大局。”

    如月影说:“你说的没错,发现了叶紫澜根本没有接受烈焰以后,很快就有人从中取事,拆他的台了,半兽人的威胁渐渐减少,而自己人的野心却可能随时从内部摧毁我们的防线。”

    何明吃惊地盯住如月影,像是在说:“连你们也会发生这种事情?”

    如月影接下说下去:“就在烈焰的威望岌岌可危,组织起来对抗半兽人的阵线随时会分崩离析的时候,叶紫澜突然接受了他,并声称她的一切决定都以烈焰马首是瞻。

    “看着他们之间越来越亲密无间,各种谣言和暗流涌动自然而然的消于无形,整个阵线重新变得坚如磐石起来,在不久之后的一次决定性的战役中,半兽人被彻底打散了,尽管在荒野它们数量还占据优势,但是对整个比奇城发起进攻已经永远成为过去了。”

    “就在大家欢呼祝贺这场胜利的时候,烈焰向大家提出了远征东方,为人类开拓更多可供生存的土地,他认为束缚在小小一个比奇省,和半兽人反复争夺,是找不到出路的。

    “当人们议论纷纷、众说纷纭,想法各异的时候,叶紫澜一改千依百顺的态度,在大众面前冰冷地拒绝了他,告诉他,虽然战斗获得了局部的胜利,但是不巩固战果的话,半兽人依然占有绝对的优势。

    “她表示她要亲自参与,在比奇建立培养年轻战士和法师的机构,让守护比奇的勇士可以源源不断的被培养出来,彻底解决后顾之忧,这才离开这座生养她的城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