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网游小说 > 传奇幽影 > 第五十三章 完美的晚餐
    何明一直很清醒,不是说他伤的不重,而是如同回光返照的人一样,在最后时光会超乎寻常的清醒,不过他这次算是被黎月琴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黎月琴这一下就透支了全部的法力,直接昏迷了,连原本光滑的皮肤都随着法力枯竭,开始变得有些打皱,何明心中有一直无法言传的感觉。

    他很想伸出手去安慰她,就这样看着黎月琴扑倒在自己身上,然后自己一点一点的慢慢的可以轻微呼吸了,空气重新通过肺运转,然后经过心脏把能量传遍全身。

    加上体内还在继续发挥作用的治愈术,使何明仿佛能触摸到自己那消失了的体力在慢慢的返回躯体,尽管全身还是和首次剧烈运动那样每条肌肉都撕裂一般痛苦,但是慢慢的能动了。

    这时在教主那次恐怖的打击中幸存下来的人们,也都慢慢站了起来,他们受到的伤害和何明那种损伤不一样,闪电直接对他们造成了强烈的伤害,不仅直接带来烧伤,同时还麻痹失去了行动能力,好半天才缓了过来。

    刘教头起来统计在战斗力还活着的战士们:十四人就剩六人生还了,其他人都在沃玛教主那强的无法想象的攻击中永远的倒下去了,包括自己在内被击中还是因为有幽灵盾才能抵挡住那一击。

    再看那边越发觉得何明这一对惊为天人。恢复行动力后,他们默然走近何明和黎月琴。

    何明还是动不了,只是硬撑着伸出一只手把有些灯枯油尽的黎月琴揽在怀里,这位英气十足的女子变的极为憔悴,法力的透支加上脱水使得她看上去像老了十岁以上,皮肤都有些打褶皱了。

    刘教头一边跑过去一边说:“黎姑娘消耗过大,这样放着会出事的,赶紧先灌些水给她喝!”

    说着把自己的水袋递给何明,才意识到何明现在的状态比起黎月琴只怕是只坏不好。

    这时他顾不得男女之嫌,凑过去撬开黎月琴的嘴,把水袋里的水灌进去,也不顾流出来了多少。这时其他人过来了,有个人取出了一瓶本来是帮别人背的法力药水给刘教头。

    看着清水灌下一些黎月琴的状况好转了一些,刘教头这才把法力药水用瓶盖慢慢的喂给她,一点一点的看着她灯枯油尽的样子缓慢复原。

    接下来其他人还是自发的把水和食物优先喂给何明,何明突然有种记忆中找不到的,被父母照顾的感觉,突然就想发誓保护这个养育了他的世界,和这些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人。

    尽管这里是阴森恐怖,秽气逼人的沃玛地宫三层,他们还是不得不在这里逗留了十几个小时,这些身经百战百战的战士良久后终于恢复了大部分力量,何明和黎月琴也能勉强支撑着走动了。

    带上了余大人那块令牌,和依然散发着恐怖气息的教主号角,刘教头招呼大家起身了。

    局势由不得他们带回战友的遗体,把那些牺牲的人们的身份铭牌带上,幸存者为他们进行了火葬,随后按照原路往回走,离开了这个曾经带来毁灭灾祸的地方。

    全部人从来的通道离去以后,沃玛地宫三层那个战士们没有靠近过的角落里,走出来一只羊头铁铠,手持铁锤的怪物,如果何明看见它就能认出,它是在攻城之时同何明一对一的那个超级祖玛卫士。

    它身边的阴影逐渐散去,显露出它脚下的景象:三到五只沃玛护卫的残躯,明显是被它拉到这个角落里解决的。

    “我没出手就被解决了呢,真是意外!是教主高估了这个传闻中的沃玛,还是低估了这个人类孩子?不管是结果是什么,先去报告全能全知的教主大人让他来作下一步决定吧。”

    祖玛卫士从另一条路离开了这儿。

    从那种濒死的状况挺了过去,何明的身体比恢复的比大家想象的快的多,因为大家把补给都优先给了自己。尽管还是浑身酸痛,但是比起勉强能行动的其他人,他已经能全程搀扶虚弱无比的黎月琴了。

    整个地宫各种狰狞恐怖的怪物全都不见了,从第二层开始他们沿途看时,整个地宫好像抹去了他们来过的痕迹:

    早被遗弃一般的景象,说是几十年没人人烟踏入都有人相信,荒凉而冷清,加上凌乱的环境,怎么都像是荒芜了几十年的地方。除了偶尔飞过去一两只大蝙蝠,毫无生命存在过的感觉。

    这种另人窒息的感觉促使他们加紧走出了这个地宫。

    待到终于脱离了地宫,一望无际的沃玛森林终于出现在他们眼前,面对如此清新自然的空气,所有人都忍不住大口呼吸了起来,何明虽然肺还微微有些刺痛,但是他也贪婪的大口呼吸这久违的生命气息,终于感觉自己是真的脱险了。

    看着队伍里这些人都以是虚弱无比,那仅有的食物也优先喂给了自己,一种说不出的感激和亲情充满了心头,他扶黎月琴坐下来说:

    “大家都累的够呛了,权且在这儿歇歇吧,水袋都给我,来的时候我记得附近有个水塘,我去取水再弄点吃的来。”

    刘教头还想说些别的,但是看看情况确实如此,就把他们身上的水袋拿出来给了何明。何明去不多时,带来了几个满满的水袋,他把水袋分给众人然后小心的喂黎月琴喝水。

    而此时黎月琴早已经恢复了意识,皮肤也随着水分的摄入恢复了许多,她平静而快乐的感受这些照顾,脸色表情显示出她现在是个真正幸福的人。

    随后何明起身说去寻找吃的,其他人喝足了水后更加觉得饥饿了,因此都没啥力气,只能嘱咐他万事小心,刘教头保护在黎月琴身上看着何明离去。

    尽管同样饥饿,何明的体力已经恢复了,说不上是运气好还是差,走出没多远就有两头饥肠辘辘的野狼盯上了他。

    这种和中型犬一般大的野兽在现在的何明眼中,简直连哪块肉嫩,哪块肉有嚼劲都分好了,何明甚至不忍对它们造成太大的伤口破坏一块块完整的鲜肉。

    何明看上去毫无设防的朝那两只潜伏的野狼走了过去。在被何明发现以后两只狼立刻动了起来,一只尝试往何明身后包抄,另一只走出来发出低吼声想吸引何明的注意力。

    何明毫不犹豫的一剑直接切开了它的喉管。然后转身冲过去把那只正在转圈的狼一剑从胸部刺了个对穿,曾经他在比奇就经常出城打猎,两只犬科动物还在他面前耍花招!

    放掉大部分狼血血以后,把剑背在背上,他一手拖住一条,往沃玛寺庙门口走去了。

    尽管大家都是筋疲力尽,看到这两只野兽,却又提起了一身劲来,除了确实虚弱的黎月琴外,所有的人都参与上来剥皮,分肉,准备烧烤。

    而何明则去收集来一些枯叶和篝火用的树枝,堆好柴堆后就施展了一个标准的大火球引燃了火焰,不一会一堆明亮的篝火在欢呼中升了起来,宣告了这次篝火烧烤正式开始!大家都让何明先挑一部分肉走。

    何明便不客气,自己留下了最细嫩的狼里脊肉,用几根根粗树枝串好,在篝火里炙烤,不多时那细嫩的里脊就烤的焦香四溢,博得大家一阵赞叹。

    何明稍微洒上些身上经常带着的香辛料,看着差不多时把这些里脊肉给了黎月琴,然后看其他人各自都搞了条狼腿正烤着,他就吧这些人分剩下的肋排串剑上慢慢烧烤了起来。

    黎月琴咬着那里脊肉真是外焦里嫩,妙不可言,尤其是何明恰到好处的时间,把里脊的肉汁都锁在里面,没有流失也没有烤干,吃着口水就不小心流出来了,她一阵感动,突然就傻傻的笑了起来。

    尽管何明自己吃的是别人挑剩下来的部分,但是有个士兵发誓何明烤出来的更好吃,不过这毫不影响到大家在这场篝火烧烤中欢快热烈的气氛,刘教头更是看上去高兴的像个孩子。

    “啊哈!听我说,兄弟们,要不是没有酒,这绝对是我一生吃过的最好的晚餐!”一边把水袋往嘴里灌的刘教头一边大声叫道。

    一个还在努力嚼着狼大腿的士兵含含糊糊的说道:“嘿!别逗了,您吃那些大人物家里的宴席也不知多少次了,咱这些哪能和那些比呢!”

    刘教头继续叫道:“我老刘在比奇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吹过牛?那些大人家里有什么可吃的?绝没咱们这次吃的舒服!”

    而何明身边依靠着黎月琴,啃完自己烤好的肋排,仰头看着天空,不管有没有酒,这一餐也是他吃过的最完美的晚餐了。

    把野狼的内脏清洗干净,和剩下的肉烤好,作为干粮保存起来后,看着渐黑的天色,在场的人也需要休息了,于是除了黎月琴外,隔一段时间一人守夜,大家都围着篝火在这曾经危机四伏的地方好好的休息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清晨,除了黎月琴精神还是比较萎靡外,其他人都好多了。他们随便吃了些东西,准备好以后,何明扶着黎月琴,这八个人迈开腿,朝比奇方向返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