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都市小说 > 盛宠甜情:娇妻爱不离 > 第二十六章 殷氏落魄
    司朔一边发动引擎,“韩嘉对于韩氏来说除了是负责人的身份,公司又有多少人肯定了她的能力?高东升是个聪明人,知道这次韩嘉想不出办法以后,一定会选择尽快脱身。”

    高东升平日里在公司即便处处维护着韩嘉,但这种紧要关头,他知道对自己的利益来说,必须得到保障才是长久之计!

    “那您和韩小姐岂不是会有所矛盾产生。”

    “她知道我的意思!”

    司朔语气冰冷的说道,也是韩嘉欠他的!掌管韩氏三年,他除了帮助公司度过每次的难关以外,没有半点贪念,但韩嘉却在合作快要结束的时候,送给他这么大的一份“礼物!”

    他自然要让那女人尝到该有教训!甚至让她后悔三番两次利用自己!

    司朔对韩嘉的恨意也因此越来越重.....

    次日。

    韩嘉连续召开了几场紧急会议之后,身体明显已经吃不消了,曹清见她在洗手间吐得昏天暗地,立即从茶水间端来了温水。

    “韩总,您这几天是不是吃坏了什么东西?”

    韩嘉脸色苍白的抬起头,淡淡的吐出一句话,“我怀孕了!”

    曹清一直知道司朔和韩嘉的感情很不稳定,所以在此刻更是惊讶得语无伦次,“怀...怀孕.....那司先生是要当父亲了?”

    韩嘉刚要回答,胃里又是一阵翻滚,“呕.......”

    “韩总,这样下去您身体会彻底垮掉的,要不您还是先回医院吧,公司的事有我。”曹清轻拍着她的后背说道。

    “稍后的会议你先安排下。”韩嘉虚弱的靠着墙吩咐道,随后又心情沉重地闭上了双眼。

    原本她确实想利用孩子的事来留住司朔,可如今,司朔对她的误会这么深,更是认为她和那些水性杨花的女人没区别。

    而她的解释也是那么地苍白无力,可一想到几十分钟后,自己腹中的生命就要悄然离去,她最终还是心有不忍。

    莫名的湿了眼眶!

    此刻的司家。

    周咏急匆匆的走进书房,身后还跟着两个仆人,“司先生,您让我查那晚的事有情况了,您回到司家后,不到半个钟头,韩小姐来过家里,而她则是因为白天工厂失火的事被媒体和董事会处处威胁,所以才来了司家,可奇怪的是,您说那晚找过您的只有殷小姐!”

    司朔听到助理的话,脸色骤变,随即一脸怒气的望着,站在周咏身侧的俩人,“殷佩儿出现在司家之前,韩嘉到底有没有来过?”

    司朔见仆人支支吾吾,又补充道,“你们可以选择撒谎,替你们承担后果的就是一家老小!”

    俩人被这句话吓得立刻跪在了男人身前。

    “司先生,我们不是有意要隐瞒您的,而是殷小姐和我们说,不要在您面前提起那晚韩小姐回来的事。”

    其中一人心惊胆战的看着司朔回答。

    周咏又顺势想到先前司朔交代过的事,“司先生,您之前让我去查韩小姐最近接触过一些什么人,和她走得最近的恐怕就只有您了,至于秦昊天,也是这两天因为您拒绝了韩小姐的帮忙,所以韩小姐才不得不放下身段另求他人!”

    司朔也隐隐回忆起了那晚的事,恰好和韩嘉怀孕的时间对得上,原来殷佩儿一直都在欺骗自己!

    荒唐的是,他居然被一个女人耍得团团转!

    而在另一边的曹清。

    回办公室拿文件时,发现了韩嘉留在桌上的人流手术报告单,时间恰好是今天,顿时心里错愕不已,也想起这几天韩嘉和司朔处处争吵不休的事,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当下就拨通了司朔的电话,声音带着几分焦急,“司先生,韩总今天要去做人流手术......”

    还不等曹清说完,司朔一如既往的语气清冷问道。

    “韩嘉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司先生,您不会是因为这件事所以才和韩总闹得不愉快吧,除了您以外,韩总根本就没有和其他异性走得这么近过!”

    司朔听到曹清如此肯定的回答,一时心里百感交集,甚至还有几分懊悔。

    周咏见他疯了一样的朝着外面跑去,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

    市中心医院。

    韩嘉做完了一系列的相关检查,顾辰见她一脸的淡定,甚至是看不出任何一丝的害怕,开玩笑道,“按道理来讲,韩小姐进行这么重要的手术,司先生应该会陪在您身边才对!”

    “我们离婚了!”

    韩嘉尴尬的说道,逼着她走到这一步的不就是司朔吗!

    “不好意思,可以进去了!”

    顾辰走在前面带路。

    韩嘉站在他身后不由地深吸了几口气,手心冒着冷汗,她怎么会不害怕,人流之前就查过不少资料,也曾有不少年轻女子意外死在手术台上,而她只希望能平安完成手术。

    为了公司和两个弟弟,她根本不愿意让自己有半点的意外!

    一针麻药下去,韩嘉的眼角挂着泪水,心里竟有几分不舍,她不知道是该怪司朔绝情,还是痛恨自己那晚去的时间不对,要不然她根本不会扼杀掉一个无辜的生命!

    也许从一开始,她和司朔联手挽救韩氏,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她更是不应该以身冒险。

    一个多小时后,韩嘉被护士扶着双脚颤抖不已的走了出去,门一打开,她见到了最不想看见的人。

    司朔知道一切都无法挽救了。

    “司先生,你来这里是想亲自确认孩子是否打掉了吗?”

    韩嘉故作镇定的说道,见司朔眼中闪过几秒的心疼,她甚至还觉得不真实!

    司朔想伸手扶住她,却被韩嘉率先一步推开,“已经如你所愿了,你满意了?”

    “你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司朔双手握住了她的肩质问道。

    韩嘉冷漠一笑,“司先生给我机会了吗?何况司先生不是一直都认为我在合约期间出轨了,我的解释在司先生这里不是多此一举吗?”

    韩嘉说完后绕过了男人往外走去,而司朔对她误会不仅仅减少半点,甚至是说出口的话,令她彻底的心寒。

    “那晚要不是你下药,主动对我投怀送抱事情也不会演变成今天这种地步,之前你不愿打掉孩子,是想用孩子捆绑住我,继续让我为韩氏效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