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玄幻小说 > 东皇秘史 > 路西法
    ——如果,自己没有这双眼睛该有多好。

    西洛一个人安静地躺在甲板上,看着头顶的蓝天,日暮的夕阳斜斜打在东山号楼船的船体上。

    大概是已经出发了,那些穿着汉服的假楚国人纷纷从船舱里跑到了甲板上,水手升起了船帆,一些人顺着船桅的梯子爬到了瞭望台上,拿着单筒望远镜四处张望。

    “快点,快点,要起航了!”某位留着扶桑发髻却穿着汉服的大副高喊着标准的扶桑话,拿着把做工不怎么精细的环首刀从众人面前走过,一个正在打瞌睡的水手被他一脚踢醒,“白痴,该起来了,你躺在这就跟死猪一样!”

    所有人都行动了起来,西洛感觉船身微微动了一下,船身两侧如同大水车似的转轮缓慢开始了转动,旋转的浆激起了阵阵水花,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呜呜呜!汽笛排放出了大量的蒸汽,楼船屋檐上的脊兽在蒸汽中仿佛活了过来,张牙舞爪,腾云驾雾。

    “还有你,躺在这碍什么事?!”大副毫不客气地用刀背拍了拍西洛的脸,打断了西洛对自由的短暂幻想,“我已经听黑木大人说了,你是恶魔对吧,小鬼?那就没必要对你客气了。”

    “我不是恶魔。”西洛稍稍抬起了头看着他,可是还是因为害怕,下意识往后爬了一点,但是脸上却显露出了一丝固执。

    “你说了不算。”大副朝着西洛走了过去,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嘴巴里喷出了浓烈的酒气,西洛看到他的脸红得像猴子的屁股,“你的眼睛证明了你是恶魔。不要逼我用刀砍了你的腿,老子这辈子最憎恨恶魔。”

    “我……”西洛感觉得到那股可怕的力道,大副那条粗壮的手臂上暴突的青筋如同蠕动的蚯蚓收缩跳动着。西洛还是生生将话咽了下去。

    “我就告诉你好了,小恶魔!”大副突然把西洛拽了起来,用力顶在桅杆上,西洛的后腰遭受了这突然的一击,疼得他几乎要哭出来,可他强忍着没有落泪。

    “我曾经有一个妻子,她呢,是个虔诚的信神者。她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岳父,他在当年神皇变法时被当作旧武士处死了,我的妻子哭得很伤心,每日以泪洗面。嗯,你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吗?”

    大副的一只手捏住了西洛的下巴,西洛惶恐不安地看着他,“后来,我妻子说,有一位山神能救活她的父亲,要她子时到山林的废旧神社里。哼哼,结果,我岳父活过来了,但我妻子再也没有回来,直到后来我在岛城京听说她被阴阳师们给杀死了,就因为被恶魔附身,丧失了灵魂,到处害人性命。”

    大副松开了手,脸几乎要烧了起来,红得吓人,“可最后呢,我的岳父还是死了,恶魔只会到处行骗,害人性命!”

    “所以,小恶魔,我今天的话不是对你的身体说的,而是对你那个恶魔的灵魂说的。”他“咣”地一刀插进了船的甲板上,“人人都憎恨恶魔,这里没有人会喜欢你。”

    刀身“嗡嗡”颤动着,西洛失落地靠在桅杆上,大副打了一个酒嗝,回去拿了瓶朗姆酒,又继续去督促其他人去了。

    他真的很想证明自己不是恶魔,为什么没有人相信他?西洛每天都在问自己这个问题,自己为什么会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他难过得想要流泪,如果自己的诞生注定就要饱受磨难,又为什么要存在?他的存在只会带来麻烦,还会连累身边的人……

    西洛绝望地抱着自己,慢慢地走向船舱,船上的每一个人都以厌恶和警惕的目光看着他,世界好像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他也曾有过一个温暖的家,可是战争与饥饿摧毁了一切,西洛又一次变成了孤身一人,那个连爸妈是谁都不知道的恶魔孩子。

    “如果,我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如果,有一天我也能被大家喜欢,多好……”

    西洛跌跌撞撞回到自己的卧铺,蜷缩在了床的一角,安德烈叔叔和莉莉娅姐姐会没事吗?他们,会来救他吗……

    落日渐渐西沉,晚涛伴随星月沉睡,西洛在阴影中默默闭上了双眼,流下了眼泪。

    船只颠簸着,就像是巨大的摇篮,窗外的海风徐徐吹进船舱,扶桑人在甲板演奏着和乐,笛声与琴声若有若无地在耳畔回响。

    ——你希望,改变你的命运吗?

    一个奇怪的声音在船舱里响起,西洛猛然睁开了眼睛。是谁?!在黑暗中,他没有看到任何人存在。

    “别看了,我在你身边。”

    西洛仅仅是一转头,一个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他的身旁,西洛吓得退到了墙边,警惕地看着他。

    “你是谁?”

    “也许你不相信。”那个怪人打了个响指,船舱的灯忽地亮了起来,“我是你。”他以深沉的声音回答。

    昏黄的灯光下,一个面色苍白得如同死人的男子坐在他的身旁,他微笑着,一头长长的银发如同流水一般倾泻在脑后,看着西洛的紫色眼睛里散发出妖冶的气息。

    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个男子的头上长着一对犄角,不过并不是对称的,左边的犄角从中间折断,右边的犄角向外延伸,看起来就像是……恶魔?!

    “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一直都在。”银发男人说道,“是你呼唤我,我才出现的。”

    西洛不解地摇摇头,“这不可能,我不认识你。”

    “你不是希望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吗?”银发男人没有理会西洛说什么,“我会实现你的愿望,但这需要你一个条件。”他口吻中带着深深的诱惑,竟有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感觉,“只要你愿意,那些人都将被打入幽冥炼狱,万劫不复。一切胆敢违抗你意志的人,都将死去。”

    “你在胡说什么?”西洛却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在急剧的下降,他的心脏如同摇晃的船体一般忐忑不安。这是幻觉,一定是幻觉,除非,是自己已经死了。

    “这不是幻觉。”银色男人冷冷笑了笑,捡起了床头柜上的一把餐刀,“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西洛看到他握着餐刀的手轻轻颤动着,难道,等等,难道他要!

    “是的。”银发男人昂起头,突然一刀扎进了西洛的心脏!

    一阵钻心的疼痛如同电流搅动他的全身,西洛甚至来不及惨叫,可怕的痛感几乎让他晕死过去,脑海中的一切都仿佛旋转崩溃!

    “这个痛感,想必能让你相信这不是幻觉了,对吧?”

    西洛双手紧紧抓着床单,胸口的血液在慢慢流逝,下一刻,银发男人将餐刀径直拔了出来,西洛闷哼了一声,视野开始模糊,逐渐变得灰暗阴沉,沉重的眼皮终于合了下来。

    ——怎么会这样,要死了吗,就这么稀里糊涂的……

    破裂的伤口似乎传来了奇怪的瘙痒,疼感也在悄然地消失,仅仅是过了短暂的时间,西洛迷迷糊糊重新睁开了双眼,他下意识摸了摸伤口,却发现自己好像从来也没有被刀子扎过一般,连伤疤都没办法感觉到。

    “你拥有不朽的身躯,除非是秘银的武器,否则你是不会死的。”银发*了起来,双手背在身后踱步,他走路的样子就像是一位年轻的国王,平静而不失威严,“这仅仅是我给你的,很小的一个能力。如果,你能把身体借给我,这世界上就没有人胆敢欺辱你。像今天那个大副,你只需要动动手指,就能将他送下地狱。”

    “不,我爸爸告诉我……他告诉我,我决不能对人产生恶念。”西洛开始感到了一丝紧张,他害怕这个怪人会恼羞成怒,又会拿刀刺向自己。

    “真是个听话的小鬼,说得好像自己有父母似的,难怪会那么凄惨地受人欺凌。”路西法的语调中有一丝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小鬼,你最好想清楚,这世界上只有我能帮助你反抗命运,不是西贝留斯,也不是安德烈、莉莉娅还是其他人,只有我!”

    “不。”船只摇晃得更厉害了,西洛总觉得有些腿软,愈发地头重脚轻起来,那个银发怪人的身体也开始分解化成漆黑的尘埃,“不,太荒唐了!你到底是谁?”

    “我?”他的眼睛开始眯成了刀刃的形状,黑色的尘埃蔓延到了他的脸庞,“非要说的话,别人都叫我,路西法。”

    莉莉娅与安德烈回到了最近的城市里。听说,西铁镇出了大事情,夜间死了很多人,他们便绕路去了易北郡边界的灰月镇。

    在上次莉莉娅与乌鸦的对话中,她并没有获得什么有价值的情报。自始自终乌鸦都没有再说什么出什么其他的话语。

    莉莉娅决定带着机械乌鸦一起上路,冥冥之中,她感觉这只乌鸦还隐藏着许多秘密,也许乌鸦的话将会是了解一切易北城事件起因的关键。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找不到西洛了是吗?”安德烈像个打了败仗的士兵一样,右手缠着绷带,垂头丧气,两眼中一点生气都没有,“身为皇家近卫兵,我竟然会被一个扶桑小丑给收拾了……”他的伤口依然隐隐作痛,心里依然十分难受,“都是,我的错。”

    莉莉娅轻轻叹气,塞了块黑面包到安德烈的手中,“暂时找不到。对了,你说的那个扶桑驱魔师,是在找什么石棺么?”

    “好像吧。”安德烈思考,“那个驱魔师叫黑木扬尘,这混蛋,为什么要带走西洛?”

    “黑木扬尘?”莉莉娅似乎想起了什么,飞快翻了翻笔记本,她好像见过这扶桑名字。

    果然没错!在第一计划的外国顾问一栏里就写着黑木扬尘的名字,他右边标注的工作是“进行开棺”?

    “看不出来,还是盗墓贼呢。”莉莉娅挥挥手嘲讽道,“如果是要把西洛带到扶桑去,那我们有必要报案给国际法庭了呢。”

    灰月镇的白色排屋群出现在了枯黄的原野之上,远处起伏的山峦环绕着小小的城镇,溪流旁的红枫树形成了一片不大的树林,镇里的农夫和农妇忙着做着秋天最后的收割工作。

    “到了吗?”安德烈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小麦香味,远方秋天的乱芒在风中摇曳,长野之风在空中低鸣,安德烈许久不曾感到这种田园的宁静了,“以前小时候我经常和老爹在易北城外的麦田里割麦,直到后来发生了五年前的战争,我们才举家搬到了东境的王城郡。不然的话,我可能现在都还在乡下和猪睡一窝呢。”

    机械乌鸦“叽叽喳喳”地飞过田间阡陌,嘴里时不时地冒出一两句“长官,长官”的话来。田里收麦的人纷纷看着这只钢铁怪鸟,他们自然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小孩子拉着大人的手,指着乌鸦询问,一些没进过城的老人也惊讶地看着乌鸦,挠了挠头发,道不出个所以然。

    “那个,这是机器乌鸦,王城郡和花海郡常常见的,没有攻击性,就是有些多嘴,大家不用担心……”安德烈朝着几位穿着破烂格子衬衫的老农夫走去,冲他们微笑,“嗯,好吧,我也挺多嘴的,不过多嘴正说明我比较友善对吧?”

    可是,那些老人却警惕地将小孩子拉到身后,目光中带着深深的敌意。

    “怎么了?”安德烈懵了,这些人一个个都像看到怪物似的远离他们。

    他尝试着朝田里走去,可是旁边突然跑来了一个拿着镰刀的年轻人,他挥舞着刀,旁边还跟着一条瘦小的黑狗,狗“汪汪”吠叫着,尖锐的牙齿时不时咬在一起,鼻子里喷出白气,如同看到了可怕的敌人。

    “滚,近卫兵!”年轻农夫推搡着安德烈,脸上写满了“愤怒”二字,“这里不欢迎你们!”

    “喂喂,等等……”安德烈差点被推倒在地,受伤的肩膀被农夫这么重重一碰也跟着重新疼痛了起来,“哎哟!有话好说,哎,很痛啊,到底怎么了?”

    “滚,士兵都给我滚!”年轻农夫拿起镰刀威胁,脸上的皮肉都扭曲在了一起,“这里不欢迎军人,我们拒绝你们将战争带到灰月镇!”

    “喂,我们真没有……”

    农夫不由分说吹了个口哨,身旁的黑狗突然张开锋利的獠牙,后腿一蹬,猛地扑向了安德烈!

    “咬死那混蛋军人!”周围的农民漠然看着这一幕,几名年轻的农民或孩子都跟着挥舞着拳头叫好。

    “喂……糟糕了!”安德烈完全没有机会躲避!

    黑狗腾跃到半空中,在即将撕咬到安德烈的时候,莉莉娅忽然推开了农夫,拦在了安德烈的前面,右手从腰间顺势拔出了刺刀,刃口白光一闪,锋芒切过空气,刺刀卡进了黑狗的口腔里!

    ——黑狗哀嚎了一声,血液溢满了它的口腔,将它的牙齿染成了红色,血腥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了开来。

    “菲利普!”农夫失声大叫着,“你们这些该死的王室走狗,居然敢伤害它!”

    “是你们先伤害他!”莉莉娅将刺刀拔出挥舞,血花在空中划出了半圆的轨迹,莉莉娅的眼瞳中闪过一道光芒,“我们不是坏人,所以!”

    农夫咆哮着一拳击向莉莉娅的胸口,刺刀也尖啸着刺向农夫的咽喉。

    “所以,请你们适可而止!”

    “呵,我们和一切军人不共戴天!”

    然而就在下一刻,刺刀已然抵上年轻农夫的咽喉,直逼要害,“如果我是坏人,你已经死了。”莉莉娅毫不客气地说道,“况且我也不是军人。”

    “你……”农夫瞪大了眼睛,不知所措。

    “我不会伤害你们。”莉莉娅放下了刺刀,抬头看着这位比她还要高出一个头的年轻农夫,“但也请你们不要伤害我们。”

    机器乌鸦怪叫着“长官”,拨弄着麦穗,起飞到安德烈的肩头,两旁的大人和孩子呆滞地看着他们,最后才想到后退远离。

    一个个都像看到了可怕的怪物似的,满眼流露出惶恐与畏惧。究竟,他们有多么憎恨和害怕王国的士兵?

    “为什么,难道你们还不够吗!”年轻农夫歇斯底里地吼道,声音几乎变了调,他双膝跪在了草地上,绝望地看着头顶的天空,“我们实在交不起赋税了,你们放过我们吧……”

    所以,这就是他们攻击士兵的原因?

    安德烈不禁思考,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波澜在翻滚。是的,每年王国征税时,那些粗鲁的王国士兵总是会蛮横地将人们的财物搜刮一空,甚至开枪打死妇孺,只为了几块风干肉或者几条熏鱼。

    连年的战争导致国库亏空,士兵们吃不饱饭,贵族们横征暴敛,普通公民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被军队掠夺欺凌。

    安德烈很清楚这些事情,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同僚在一个家里只有三个孩子的老人的屋子里肆意搜刮,他无法忘记当时老人和那三个孩子怨恨的眼神。

    就像眼前现在的这个农夫,他们想反抗,却无力反抗。还真是讽刺,究竟战争对抗的是北帝国,还是自己王国的士兵?

    都是因为战争。安德烈哀叹,默默脱下了联合王国的近卫兵军装,随意将其丢在了荒野里。人们看到了他破旧白衬衫下包扎的染血绷带,他的脸上异常的平静。

    “如果,你们恨军人的话,那我便从今天起不再是军人吧。”安德烈将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握成了拳头,紧紧贴在了胸前,“那么,请允许我们进入灰月镇,可以吗?”安德烈眯起眼睛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